中国傩戏研究将走向何方-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成立30周年

图片 6

近日,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成立30周年暨第二届中国梵净山傩文化学术研讨会在贵州德江举办。“三十而立”,作为最具权威的专门研究傩戏的学术团体,回望一路走来的30年,取得了哪些成果?站在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傩戏研究今后又应走向何方?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

  11月16日,由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湖南省文化厅主办,郴州市文广新局、临武县政府、中国文化报湖南记者站承办的《中国临武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首发式在京举行,仪式之后主办方就傩戏及湖南临武傩戏的抢救保护传承召开了座谈会。

10月15至17日,由常州大学与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主办的“中国江苏溧阳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溧阳召开。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副会长麻国钧,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吴晓林,我校副校长芮国强等出席会议,来自韩国、美国、德国、新加坡等国家与地区的近100名国内外傩文化研究专家参加了会议。
开幕式上,芮国强代表我校致辞,对溧阳充分利用其傩文化资源开展非遗保护与利用所取得的成果表示祝贺,并向与会代表和嘉宾介绍了我校校史沿革及近年来发展情况。他强调,常州大学要建成特色鲜明的高水平地方领军型大学,服务地方发展、推动区域文化创新责无旁贷。
芮国强为我校设在溧阳的“常州大学傩文化研究基地”授牌,我校陈辉、高敏等老师在研讨会上交流了研究论文。

三十而立“立”了什么?

  傩戏的研究价值及临武傩戏特点

图片 1

“30年来,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依靠各地会员,依托各级文化厅局,行走在山区,露宿于乡村,餐风于田野,执着于民间,点点滴滴,一乡一村,汇聚为今天之势。”

  傩的宗旨是驱鬼逐疫,以商周时期《周礼》的文字记载为始。数千年来,周代傩仪延伸为傩俗,衍为傩戏,扩散到汉文化全周边地区的民族和国家,如东亚地区的韩国和日本。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周华斌介绍,傩起源于中国远古驱逐法术和巫术,是原始宗教信仰的产物,是禳凶纳吉的一种历史悠久的祭祀仪式。

芮国强副校长为“常州大学傩文化研究基地”授牌

中国傩戏学研究会经过30年努力取得了哪些成果?刘祯概括为三个方面。

  在众多傩戏研究者眼中:傩仪、傩俗、傩戏在流传过程中,融入了诸多文化艺术因素,包括诗、歌、乐、舞、戏等,这给文化艺术的起源和发生带来了诸多启迪。
这就意味研究傩戏不单纯是进行戏剧研究,而是具有人类文化学、民族心理学、民俗学等多方面的内容。周华斌就从巫、傩、道关系上发掘了傩戏的研究价值。他说,道教文化发端于巫傩文化,没有脱离巫傩的旨趣实用的驱鬼逐疫。他认为,由巫入道,体现着中华文明的足迹。因此就有对其研究、记录、开掘文化内涵的必要。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会长刘祯也认为,对傩文化的重视、保护和研究,则对全面完整和深刻认识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民间草根思想文化的一脉相承具有积极意义。

图片 2

一是研究队伍的扩大。30年前中国傩戏学研究会成立之时,会员有120多名,到今年会员有400多名学者,遍及全国20余个省区市,涉及民族学、民俗学、社会学、历史学、戏曲学、舞蹈学、音乐学、文化人类学、民间文学和神话学等领域。傩戏、傩文化本为最民间的“形而下”艺术和文化,与百姓日常生活有着难分难解的密切联系。知识系统的“形而上”能够“屈就”到下里巴人的民间,变化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和提高。先是最基层的文化工作者和少数知识精英,他们不囿传统而看到这种祭祀文化的生命力和根性力量,执着地去进行田野考察,从最原始的采集和记录做起,这片“荒原”渐次进入学者视野。随着非遗保护有力开展,傩戏、傩文化的关注者,不再只是学者、非遗工作者,也包括百姓和领导干部。这支队伍的成员明显增加,特别是增加了很多年轻的学者。

  湖南是中国傩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据《广阳杂记》记载,湘南古有傩戏,巫师以红布为帕而勒其首,如妇人装。湖南郴州市临武傩戏自明代一直流传至今,在表现形式上一脉相承,同样以红布为帕勒其首。但临武傩戏有很多鲜明的特点,与其他地方傩戏不同。一、对产生傩戏的大型傩祭仪式仍有完整的保存,而这对我们认识戏剧的发生有重要意义。临武傩戏拥有一套完整的表演程式,分为傩仪、傩舞和傩戏,傩戏作为傩事仪式程序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富有戏剧情节、表演程式、角色行当等戏剧特征,易于吸引观众。整套程式主要由许傩愿、还傩愿和闭傩坛3部分组成,按先后演进程序大体可划分为请法师、福主家许愿、装彩神像、路桥祭等33道程序。二、临武傩面具表演时面具戴在额头之上,这点与湖南其他地方的傩戏面具区别最大。三、傩神的角色均由男性扮演,忌讳女性参与,即使三娘这样的女性角色也由男性来扮演,等等。

我校老师在国际研讨会上交流研究论文

二是在全国建立了多个研究基地。迄今为止,研究会共建立了湖南冷水江市、江西南丰县、山西省潞城市、湖南省临武县、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贵州省德江县等傩文化研究基地。设立研究基地是中国傩戏学研究会与地方文化及非遗保护部门的一项战略合作,旨在将该地傩戏、傩文化对象的传承和保护,以科学、系统和全面的规划加以实施,重视构建传承和保护的生态系统,特别是组织学术力量的投入。

  临武傩戏融入了湘南地区文化习俗,具有一些令国际傩学界及民俗学专家瞩目的亮点。中国傩戏学研究会副会长巫允明举例说:临武傩戏中《三娘关》中的三娘有《孟姜女千里寻夫》剧目的影子,但在传统傩文化和邻近南粤文化的两重影响下,三娘在自报家门时改为了家住广东韶州府道白,这似乎是民间艺术在不同地域演化和发展而更具生命力的所在。

图片 3

三是学术研究上成绩斐然。“研究会成员发表论文、出版专著的数量蔚为可观,构筑了傩戏学的基础。成立30年之际,我们精选一批论文,编辑出版了《祭祀与戏剧论文集》,展示傩戏学的发展和历程。”刘祯介绍,先后出版的相关专著及大型画册数以百计,论文逾千篇。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前期,傩戏、祭祀文化研究形成一个高潮,在整个人文社科领域引人注目,发表的论文和出版的著作数量十分可观。曲六乙、王兆乾、周华斌、庹修明、麻国均、康保成、杜建华等学者的学术成果显著。进入21世纪以来,傩戏傩文化研究成果和质量有新的提高,如朱恒夫教授担任首席专家的中国傩戏剧本整理和研究列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如何更好地保护

图片 4

三十年来傩戏的变化是什么?

  近年来,临武傩戏保护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果。而在与会学者看来,这得益于至少两个有利条件,第一是从大环境角度来看,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对傩文化的发掘、抢救、保护和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进入21世纪,各地许多傩文化项目进入国家和省市非遗名录。临武傩戏列入了2009年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正在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临武县县长贺遵庆介绍,目前临武县成立了临武傩戏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将临武傩戏保护工作纳入县、乡、村三级工作日程,大力开展临武傩戏区域保护建设,傩戏传承人培训以及临武傩戏的研究、挖掘、整理和保护等工作。第二,临武傩戏所在地独特的较封闭的生活环境。临武傩戏所在的油湾村四面环山,交通不便。长时间地偏僻封闭,却使临武傩戏世代相传,流传至今。

图片 5

“这30年于傩戏、傩文化有着太多的变化,这在曲六乙老会长为《祭祀与戏剧论文集》所写序中有很多叙述。30年前的开创与筚路蓝缕,及至今天非遗保护视野下的全民性重视和关注,不啻天壤之别。”

  眼下随着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临武傩戏迎来新机遇也遭遇新的传承难题。临武傩戏的第16代传承人王太保说,当下的一大困难就是传承人投入傩戏与忙于生计冲突傩戏演员都是农民,他们绝大多数在外务工谋生,召集演员传承是很头疼的事。实际上,这不仅是临武傩戏也是傩戏乃至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较普遍领域中存在的难题。

图片 6

刘祯表示,曾经,傩文化被排除在正统的学术话语体系外,甚至被归为封建迷信。随着社会的进步,文化自觉的增强,以及非遗保护工作的推动,傩戏的传承与研究越来越受重视。30年来,不仅有许多傩戏事项被列入国家级或省级、市级非遗名录,而且学术界处于前沿的部分精英已经意识到傩文化这种民间文化的重要性,如李泽厚把傩和礼乐文化联系起来,他论述道:“中国文明有两大征候特别重要,一是以血缘宗法家族为纽带的氏族体制,一是理性化了的巫史传统。两者紧密相连,结成一体,并长久以各种形态延续至今。”李泽厚的认识是一个典型事例,傩文化从最初的被遗弃和今日的令人刮目相看,可以说是今非昔比。当然,不是所有学者都具有这样一种认识,包括李泽厚的认识和肯定也是有限的,例如他对遗存于民间的“形而下”的傩还是不够了解。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副司长马盛德说,要认识非遗是祖先创作的,世代传承的活态的,又要看到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天性,非物质遗产保护不能以牺牲百姓生活为代价,因此要更好地思考非遗如何继承保持传统,又能和当代结合。

目前,一些地方政府为了乡村振兴,在积极地打傩文化这张牌。刘祯认为,相比于有些人的心存疑虑,这种做法更有智慧和眼光。“此次德江会议,当地政府就把会议议题和乡村振兴联系起来。这就是一个亮点,是一个大的超越。”

  如何更好保护傩戏?与会者提出了几点建议。中国艺术研究院王安奎说,傩文化应在现有条件下争取更好的生存空间。这需要人们对本土文化更加重视,也需要得到当地各级领导的重视。中国艺术研究院龚和德认为,首先,对文化的封闭和开放性,我们也应持辩证的态度。另外,更好研究傩的价值,应从宗教、文艺、民俗、戏曲等不同角度广泛切入。

一般认为,傩戏并非处于戏曲发展的前沿,其形态和价值主要还是历史的,它的审美价值具有素朴的特征。然而,在刘祯看来,傩戏的传承和保护对当下戏曲发展依然有启示意义,原因在于:当前在非遗保护工作中,人们关注较多的是物质层面的数量变化和多寡,而事实上它对艺术发展包括戏曲发展的精神性价值更加值得人们关注和思考。这就给戏曲发展的反思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即回到戏曲的原点,去思考戏曲本质和规律性问题。

  如今,临武正在探索创造傩戏整体性保护的社会环境。一是保护传承人,让传承人在良好文化生态环境中得到完整的保护和传承,二是保护好临武傩文化的存在和活动空间,既对临武傩戏及相关传统文化艺术资源进行挖掘、收集和整理,又开展展演活动并筹建傩文化原生态基地建设、傩文化传习所、傩文化陈列室等。

今后傩戏研究如何开展?

对于傩戏研究的前景,刘祯表示大有信心:“傩文化所具有的根性和祭祀性,使得傩更多保留了原生态和本土、乡土气息,包括它仪式和祭祀的恒定性,是一剂历史的固化剂,而最终会成为未来民间思想、文化和艺术研究最富有和最具原生态的矿藏,对民间整体性的历史反思和学术转移是可以期待的。”

刘祯也坦承,傩戏研究仍处于初期状态。傩戏研究内容包括傩仪、傩戏、傩舞、傩俗、傩艺、傩技等领域,虽有不同门类的学者进入,涵盖了多个学科,但都停留在分门别类的层面。要使傩戏的研究更上一层楼,则需要超越门类的界限,将傩戏从祭祀文化、民间文化的整体性、宏观性的高度,进行体系性的研究。

那么,如何开展得更好?刘祯认为前提是对傩戏、傩文化的认识要达到一定高度。我们要看到傩戏、傩文化被寄寓了民间的思想、文化、信仰、情感、艺术、民俗等,是一个系统文化的综合体。现代文化进入乡村的所有角落,但不能完全替代和消解民间祭祀仪式,因为它是一种民间文化的共融体。

刘祯一再表明:“没有民间文化的文化自信是不真实、不全面的,真正的文化自信应包含民间文化的在位。民间文化是否在位,可以作为一块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