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历片说孝道——福客民俗网民俗资讯频道

图片 2

图片 1

每到新年,亲朋好友都要互赠年历片。但很多人却不知年历片是由国外传入我国的。

1954年最可爱的人志愿军战士与少年 年历片

那是19世纪中叶,意大利一航海公司为了船员在航海途中查阅日期方便,就把航期和泊岸点印成一张像卡片似的航期表分发给船员们。一个元旦前夕,一位伦敦餐馆里的老板看见了这种航期卡片灵机一动,便仿照这个样式在卡片一面印上年历,另一面印上他餐馆烹调的美餐。后来,法国巴黎的一家化妆品公司也依葫芦画瓢仿效印制,还在卡片上喷上香水,成了带香气的年历广告片,于是年历片就慢慢发展起来了。

图片 2

早期的年历片存世微乎其微,现见到的都属稀品。从实物看,我国年历片起源于清末,多是国外烟草公司的附赠品,画面图案多以我国的神话传说、历史故事、民俗民风为题材,运用最广的为“二十四孝图”。以笔者手中的藏品看,从1907年到1913年在“老刀”、“食品渔”、“孔雀”、“鹰牌”中均有出现。如1907年的“鹰牌”年历卡中的“戏彩娱亲”,是说周朝有个叫老莱子的人已70多岁了,父母还在,他为了父母高兴,常常穿着五种颜色的衣服在父母面前做出小孩玩耍的样子。有时舀桶水,装作跌倒,桶水把衣服弄得水淋淋的,还发出小孩哇哇啼哭的声音逗父母开心。

1980年年历片:新年好 愿你青春长健美

“孔雀图”年历卡“刻木事亲”说的是汉朝时有个叫丁兰的人,他岁数不大父母便死了,他就用木头雕刻父母的形象供在堂上早晚敬奉。他妻子日久生厌,便用针把木像刺了一下,哪知血流出来。后来木像看见丁兰,眼里好像含有泪水,丁兰知道了究竟,就把妻子撵了出去。

这次上海辞书出版社编撰的2019年“民俗掌故日历”,责任编辑很用心,里面还加了一张2019年的年历片,我拿到这张薄薄的年历片,那种感觉真好,好像回到了从前。说起年历片,北方人称“年历卡”“年卡”,那是一种正面为图案,正面或背面印制着年历,字很小,用来查看时日的卡片,以用料、形状、开本、图案和装饰的不同而分为多种形式。它集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融书法、绘画、篆刻、摄影艺术于一炉,具有小巧玲珑,携带方便,印制精美,题材广泛等特点,对于现在已经习惯看手机来确定日期的人们来说,年历片似乎已成遥远的过去。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那薄薄的小纸片,曾经令人如痴如醉的收集和寻觅。

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将其印制在年历片上,充分体现中华民族的美德。

大概是上个世纪70年初,开始是伟人像章走俏,接着就是年历片的一纸风行,也许年历片就是我等草根群众对岁月的一种回馈。那时的年历片,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我想起了一件往事:大概是1970年代末期了,我住在徐家汇,认识五角场上海空军的一位摄影干事,这位战友答应送我四张一套的祖国山河摄影风光年历片,条件是我得自己去取,那个时候不知哪来的动力,为了这么薄薄的几张卡片,居然穿越了大半个上海市区,乘15路无轨电车到上海北站,换乘18路无轨电车到虹口公园,再乘公交车到上海空军基地,找到这位仁兄,拿到了年历片,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可以向我的兄弟姐妹显摆一番啊。真的,那个时候的年历片,不仅有单张的,还有几张成套的,人家送我一套四张的年历片,那是多大的交情啊。如今想起来,对跑这趟长长的路,我还是无怨无悔。小小年历片,承载了人情、亲情和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