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昌:秦砖汉瓦传承即将消亡的原生态文化

图片 2

图片 1图为瓦片泥胚。
林波 摄

经过10几道复杂手工工序,泥巴里“挖”出了“万两黄金”。浙江省新昌县羽林街道央于村的泥瓦匠们用自己的勤劳双手呵护着这一弥漫着“原始美”的古老手艺,传承着这一即将消亡的原生态文化。

中新网宁波1月16日电青砖小瓦马头墙,诉说着一个家族的荣耀;回廊挂落花格窗,镌刻着一段岁月的传奇。如今,行走在各个古镇巷口,一座座青砖黛瓦的仿古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民众的视线中。在“仿古”热潮下,行将消失的烧瓦匠人又迎来新生曙光。

砖雕是一门古老的装饰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
“一平米的价格基本上都在1万元以上,去年卖到台湾的”清明上河图”更是卖到了3万多元。”央于村俞氏古建砖瓦厂厂长俞秋红说。

今年55岁的周利光是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周村制作仿古砖瓦窑厂的窑主,同时也是宁波为数不多烧制砖瓦的匠人之一。

砖雕小的几寸见方,大的几十平米,有的还用不同砖雕组成景观群。在成品陈列室里,饰有财神、关公、和合二仙及花鸟虫鱼的砖雕制品,人物神情逼真,山水蔚为壮观,虫鱼栩栩如生,花草婀娜多姿,散发出浓郁的土著芬芳和无穷魅力。而天台济公故里景区的古建筑群更是让俞秋红一脸的自豪,照壁、飞檐、多层楼阁等组成了气势宏伟的一个砖雕艺术大观园。雕刻这些,他们整整用了2年时间,从选泥、陈腐、搅粘、泥坯成形,到描样、雕刻、阴干、烧制、打磨、拼接、安装等共有10多道工序。

自16岁从学校毕业后,周利光就开始跟着祖辈学习烧制古砖瓦。“那个时候大大小小的窑厂有好几个。”周利光解释道,千百年来,瓦是建土房的必须品,瓦匠在当地是很走俏的职业。

这些砖雕内容大都为渔樵耕读、飞鸟走兽、神仙仕女等,“西游记”、“八仙过海”、“桃园三结义”等传统文艺都在其上,和古老的砖雕艺术相映成辉。

而彼时的奉化,正是窑火最旺的时候。

虽说砖雕很贵,但新昌砖瓦制作所蕴含的文化价值要比经济价值更加宝贵。砖雕、石雕、木雕,同为新昌古建筑中的三朵奇葩。唯独砖雕这门传统艺术技术由于技术难度大等原因一度衰落。砖雕先要烧砖,烧的火候掌握全凭匠人老到的观察能力和经验,烧过了头,砖坯要变僵、图像要变形,产生裂缝或不平整等情况;烧得不透,砖坯又要变黄,则成废品。烧制好后,还得进行修饰加工。所以,无论是烧和雕,都是高难度的技术,要全力倾注匠人的心血,得心应手地去掌握泥巴的“性格”。“砖雕这项传统工艺在我们村已经有近200年历史了,但由于烧制工艺要求很高,生产周期长,工匠们常常难而却步,以致濒临消亡。”央于村村支书许岳中说。

周利光笑着回忆道,20世纪80年代的瓦片房堪称农村的“豪宅”,“有房有车”则在村里可以“挑对象”,“瓦片房加自行车,那是找对象的‘高配’。”

上世纪90年代,该村俞岳良等老艺人看到了砖雕的市场前景,也为了不让这门传统手艺丢失,他们重新办起了砖雕厂。如今,那几家古建砖瓦厂和他们的一道道工艺,已经成了山村亮丽的风景和闪亮的名片。在现场,老艺人俞岳良做起了泥墙,他反复将泥刮下又堆起,直到泥墙的泥细腻如面,才刮起一片绕在模具上,然后一边快速转动着模具,一边用凹形的器具反复磨压。一个像罐子一样的瓦筒就做成了,放到阳光下晒干,然后只要捧着瓦罐轻轻一拍,圆圆的瓦罐就裂成了四张一样大小的小瓦片。

图片 2图为瓦片泥胚。
林波 摄

让这些老艺人们最揪心的是,没有年轻人愿意学这们古老的“泥瓦活”手艺了,慢慢地,这个营生会没有人做了。俞岳良说,他现在带了一个徒弟,也已经是近50岁的人了。唯一让老人感到欣慰的是,女儿很支持他,帮他搞产品设计创新,现在还成立了一家秦砖汉瓦发展有限公司,帮他把这一个个精致的艺术品推介到市场上。老人说,只要有市场,这个营生总不会消亡,这项手艺还能传承。

尽管瓦匠是份走俏的职业,但在旧时的农村也意味着辛苦。据周利光介绍,窑厂制砖瓦的泥取自河道,“根据奉化江水的涨落时间去取泥,一只船两个人合作,一个江边取泥,一个把泥脱水搬到船上。”

取江泥有许多讲究,江里积水滩的泥叫青泥,用来烧瓦片,而盘水滩的泥只能做青砖。而从江河里采来的泥要堆放数月,沥出水分后再进行炼泥、醒泥。窑工不断地用脚踩,使其富有韧劲,然后制坯,用钢丝切取泥料,利用模具或手工制作成型。

和泥、铲泥、挖泥、揉搓、割切、扣斗、抽坯、端坯、拾坯、运坯、上架……这是烧瓦的十几道工序之一,凭着扎实的手艺,周利光成了远近闻名的瓦匠。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及科技的进步,以瓦片房“为豪”的农村逐渐出现了砖混结构的“小洋楼”,这对瓦片市场也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与此同时,“机器换人”也对这个传承千年的烧结工艺造成了颠覆性的变化。

“老百姓都去盖楼了,瓦片房也越来越少了。”作为瓦匠,周利光也逐渐淡出了民众的视野。

俗话说“时尚是个圈,所有的元素都会流行回来”,这些年,随着仿古建筑“热”的兴起,青砖青瓦又有了用武之地,周利光的脸上又有了光彩。由于手工瓦的结实、耐用,遂成为了现在仿古建筑的主要瓦片来源。

如今宁波南塘老街、月湖西区改造、莲桥街古街区保护等工程,所需的80%仿古砖瓦都从周利光处订货。而他也直言:“因为手工制作,每年只能烧10窑左右,很难扩产。”

双手沾些许水,将泥土捏成块,搓成长条,捏出走兽的四肢……在吴海全的手中,一只只走兽“跃然泥上”。今年71岁的吴海全是周利光从鄞州请来的老师傅,负责走兽的制作。

“烧砖瓦很辛苦,像吴师傅这样的熟练匠人很难找。”在仿古建筑热带来瓦片市场的同时,周利光也静下心来思考了这项手艺的未来,“希望有年轻人可以传承这项古老的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