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台湾意象”布袋戏再“出发”

图片 1

图片 1

“传艺未完成,誓愿老不休。”耄耋之年,台湾布袋戏艺师陈锡煌创立“陈锡煌传统掌中剧团”,只要有人肯学,他就愿教,并且毫无保留。在以陈锡煌为主角的纪录片《红盒子》里,他催促导演以影像留存自己的操偶技艺,“我可以一直重来,没有关系”。

中新社台北12月14日电 题:“台湾意象”布袋戏再“出发”

1月20日,台湾传统艺师江赐美“掌中真快乐”布袋戏特展在台北大稻埕戏苑开幕。展览以台湾第一代布袋戏女艺人江赐美的生平为轴线,讲述台湾布袋戏发展史、文本故事和制作工艺。
图为86岁的江赐美在特展记者会上表演《乾隆游西湖》片段。中新社记者 孔任远

记者不久前在台湾戏曲艺术节发布会上见到了陈锡煌,同行的还有他最年轻的艺生徒弟、不懂闽南话却热爱布袋戏的日本人金川量。今年春天,陈锡煌将和徒弟在台北演出其父李天禄代表作《清宫三百年》中的“年羹尧”段落,歌仔戏和皮影戏等元素也将融入其中,呈现新颖面貌。

中新社记者刘贤路梅

中新社台北1月20日电(记者 孔任远
陈小愿)台湾传统艺师江赐美“掌中真快乐”布袋戏特展20日在台北大稻埕戏苑开幕。展览以台湾第一代布袋戏女艺人江赐美的生平为轴线,讲述台湾布袋戏发展史、文本故事和制作工艺。

■ 曾经鼎盛

以“无物不成偶——传统偶戏艺术的当代碰撞”为主题的2016亚太传统艺术节13日在台北落下帷幕。而与台湾民众生活深刻连结的布袋戏正要再“出发”。

江赐美的演艺生涯至今已有70年,目前仍以86岁高龄登台演出。她在特展记者会上表演了一段“乾隆游西湖”。

戏班从早忙到晚

代表台湾的意象是什么?十年前,台湾举办一次民众票选活动。布袋戏最终打败台湾第一高峰玉山、101大楼、台湾美食等候选者,席卷13万多张票,摘得冠军。

江赐美创办“掌中真快乐”剧团至今已传承三代。回想70年从艺生涯,她称有苦的地方,但总归是缘分使然。现有9个曾孙的江赐美表示,一家人可以一起演戏,是“真快乐”。

《清宫三百年》源自小说《清宫秘史》,1948年,台湾的布袋戏艺师、“亦宛然掌中剧团”班主李天禄从大陆带回小说残本,并以布袋戏的形式编演,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13年连演不衰。

17世纪,布袋戏在福建泉州、漳州,广东潮州等地流行,并随移民传到台湾。戏偶偶身很像用布料做的袋子,因而得名“布袋戏”。

“掌中真快乐”剧团曾凭《孟婆·汤》获台湾第29届传统暨艺术音乐金曲奖“最佳团体年度演出奖”。2018年江赐美还带领剧团参加在法国举办的艺术节,在国际舞台推广布袋戏表演艺术。

陈锡煌小学毕业后加入自家戏班,每逢节庆,便随父亲李天禄一同演出。回忆起台湾光复后布袋戏鼎盛时的情形,陈锡煌说,戏班从早忙到晚,从乡间小镇到地方庙口,有时甚至一天要演早中晚3场,观众有数百人之多。

为期9天的2016亚太传统艺术节让中国大陆、美国、丹麦、越南、澳大利亚、墨西哥、波兰、法国、泰国的偶戏演师和研究者会聚一堂,一起表演、讨论,“碰撞”偶戏的未来。

43岁的第三代传承人柯世宏曾在美国学习戏剧。他表示,目前剧团正探索将现代戏剧节奏、现代舞美融入传统布袋戏制作,使年轻人甚至儿童更加喜爱。

身为布袋戏一代宗师之子,陈锡煌却因父亲总是忙于演出,并未得到多少手把手的教导,操偶技巧主要来自观演和领悟。年龄渐长技艺精进,陈锡煌担当起父亲的助演,与其同台献艺,却常因记错口白或拿错戏偶,招来父亲严厉责罚。

美国康乃狄格大学偶戏教授巴特·洛克波顿对大陆、台湾、香港的偶戏有深入研究。他认为,中华传统偶戏文化在台湾保存得很好。很多青年艺术家非常尊重传统艺术,所以在台湾可以看到传统与当代艺术有很好的互动。他同时也抛出问题:如何在当代社会维护传统?

本次展品包括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演出手稿、戏偶、演出证等,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12月29日。

不堪忍受的陈锡煌离开台北的家,躲到了台湾南部,在父亲好友的戏班“新兴阁”中栖身。“南部戏‘请尪仔的艺术’比北部更好。”留心比较南北部演出,他发现北部重口白轻动作,在操偶精细度上,南部更胜一筹。

当选“台湾意象”的布袋戏同样面临“如何往前走”的问题。作为布袋戏家族剧团真快乐掌中剧团第三代的柯世宏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如何保留布袋戏的传统并开拓新局面,这是身处其中的传承者必须思考的问题。

除了善于吸收南部戏的精华,在操偶技艺上精益求精,陈锡煌还潜心琢磨木偶衣饰盔帽、刀枪剑戟等舞台道具制作,堪称布袋戏领域全方位艺师。他也是台湾唯一获文化部门“重要传统艺术布袋戏类保存者”“古典布袋戏偶衣饰盔帽道具制作技术保存者”头衔的传统布袋戏艺师。

40岁的柯世宏从4岁起就在家族熏陶下接触布袋戏,小时候的玩具就是戏偶。他的奶奶江赐美是台湾第一位布袋戏女演师。

■ 面临失传

“奶奶16岁登台,至今84岁仍在剧团排场演出,还赴海外艺术节活动交流表演。”柯世宏说,自大陆传到台湾以来,布袋戏一直与台湾民众的宗教仪式结合紧密。寺庙举行祭祀活动、民众向神明还愿、节庆庙会时,布袋戏剧团常受邀到现场表演增添喜庆气氛。正因与宗教活动息息相关,布袋戏演师往往是男性,可想而知女演师登台殊为不易。

倾尽全力授技艺

布袋戏女演师出现,从户外演出到剧场演出,戏偶由小变大让剧场观众看得更清楚,剧本从古代章回小说、节义故事、神话传说到剑侠故事,灯光、布景、音效、特技的加入,登上电视荧幕成为热播剧……最近六七十年,布袋戏方方面面的变化也展现其随时代成长的旺盛生命力。

上世纪50年代,布袋戏逐渐进入剧院演出,由酬神祭仪转为娱乐大众。李天禄随后于台湾电视公司表演《三国演义》,揭开电视布袋戏序幕。1970年,台湾的布袋戏艺师黄俊雄在台视连演《云州大儒侠》583集,创下97%的超高收视率。

柯世宏说,直到现在,台湾布袋戏仍与宗教活动、民众生活息息相关,布袋戏的未来也不能脱离这样的连结。这是不可抛弃的传统。

十来年后,台湾演布袋戏的剧院所剩无几。随着影视娱乐日趋多元,电视布袋戏也逐渐降温。在如今的网络时代,传统布袋戏更显颓势。身怀绝技的传统艺师或转行或离世,传统布袋戏面临失传的危机。

作为第三代传人,柯世宏到美国康乃狄格大学读完偶戏研究所,尝试在传统偶戏表演基础上,注入西方偶戏、戏剧的“营养”。他说,奶奶作为第一位女演师,历经诸多困难,反而铸就其开放理念,支持后辈以更多元的方式开拓布袋戏的未来。

不忍传统布袋戏凋零,陈锡煌从56岁起,积极奔波于台湾各小学和台北偶戏馆,传授布袋戏技艺。79岁高龄之际,他更创立“陈锡煌传统掌中剧团”,倾尽全力传承布袋戏。“只要愿意学,我都愿意教”,布袋戏口白需要用闽南话讲出,在全台乃至海外遍寻学徒的陈锡煌,甚至不在意徒弟会不会说中文,连缺少说话能力的听障者,他也乐于教授。

柯世宏向记者分享了探索所得:进校园表演时,尽量用浅显的闽南语,让学生能听懂;接受文化中心等机构邀演时,将音乐节奏加快,将剧本改编符合现代人的价值观,让观众更易接受;接触不同国家地区的艺术家,研究不同的偶戏表演方式,让脑力激荡、碰撞,创造出多元的表现形式,新编剧本……

有同辈劝他,没有用啦!陈锡煌却不甘心。除了在纪录片中全面展示操偶技巧,他还与台湾科技大学团队合作,以智慧手套记录手势动作,并通过交互式体验游戏带领公众接触戏偶操作。剧团还会举办“大师工坊”,向布袋戏爱好者分别讲授布袋戏工艺制作、后场音乐、戏偶操演、兵器道具等有关内容。

如今,这类探索正活跃在台湾的舞台上。在此次艺术节期间,融入现代剧场元素的新布袋戏《东海小金刚》,就为观众展现了传统戏剧的创新魅力。

■ 开枝散叶

正如巴特·洛克波顿所言:“我们要让传统继续创新、往前走,不能原地不动,否则就像放在博物馆展示柜中一样,等同于死亡。”

外国“迷弟”当徒弟

如今陈锡煌拥有三届传习布袋戏的艺生,每届约2人,他们要正式随陈锡煌学习4年,期间考试8次,隔年再通过结业考,才能得到台湾文化部门颁发的结业证书。此外,陈锡煌还有坚持学戏的法国和意大利徒弟、日本徒孙。

虽然年事已高,陈锡煌仍坚持亲自教戏,如有演出机会也必定登台,在家时还制作戏偶,一刻也不愿放松。

“说起台湾的布袋戏,大家都知道的还是电视布袋戏,像霹雳和金光。日本人编剧、霹雳制作的《东离剑游纪》,在日本影响比较大。”金川量告诉记者。

11年前,舞台剧演员金川量开始学习布袋戏,至今依然不会说多少句闽南话。他每周四在日本横滨中华街茶庄用日语给当地观众演布袋戏,已经持续了七八年。30年前他还学过京剧和昆曲,迷上布袋戏也是出于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喜爱。

24岁的陈冠霖是陈锡煌最年轻的传习艺生,他早在中学时便跟随陈锡煌学戏,高三时正式进入艺生培养计划。刚从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老生班毕业的他,坚持学习布袋戏全凭兴趣。

“我们算是少数,没什么演出。”陈冠霖告诉记者,现在台湾学习布袋戏的人不多,市场也不大。他业余时间还会参演歌仔戏,未来可能有别的计划,但还是希望跟着老师一直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