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岷县–民族民间文化遗产放光彩

近年来,甘肃岷县高度重视民族民间文化的挖掘整理和保护工作,把文化事业建设和文化产业发展作为推进新农村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任务,取得了显著成效。

“炕桌放到炕心呢,把话没说亮净呢,去了阿么放心呢?”

6月29日,岷州大地和风吹拂,山川滴翠;花儿如海,歌声如潮,岷县第八届花儿会暨“岷归”产销洽谈会在中国当归城开幕。定西市有关领导、中药材产业专家、民俗文化专家学者、省内外客商、国内花儿专家歌手以及当地干部群众上万人参加了当天的开幕式。

岷县位于甘肃南部,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是羌、汉、藏、回等多民族杂居的地方,是通向西南的“旱码头”,是历代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这里的每个乡村集镇都积淀着深厚的民俗文化底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民俗文化圈层,独树一帜,璀璨夺目,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民俗文化宝藏。据不完全统计,境内有新石器时代遗址35处、青铜器时代遗址7处;有各个时代文物古迹遗址108处,其中省级文物保护遗址8处、市县级遗址28处,有馆藏文物千余件,其中三级以上的有109件。

头戴草帽,肤色黝黑,由于夏收顾不上刮的老长胡子,42岁的刘国成见记者不信他能即兴应景而唱,拍着文化局的茶几就来了一嗓子。质朴粗犷却不失悠扬,豪放洒脱中略带些幽怨,这就是甘肃岷县大部分农民多少都能哼两句的“花儿”。

一年一度二郎山,心宽宽地浪两天。六月的岷州,洮水粼粼,万木峥嵘,花儿似海,歌声如潮,客商云集。6月30日,为期两天的岷县第八届洮岷花儿会暨“岷归”产销洽谈会上,“花儿”“岷归”争相辉映,共获硕果。

2004年以来,岷县先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协命名为“联合国民歌考察采录地”、“中国花儿之乡”、“中国花儿传承基地”,2006年“二郎山花儿会”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时青年花儿歌手董明巧被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

“花儿”,又叫“少年”,是产生并流行于甘、宁、青、新等地区的一种山歌,其唱词蕴含丰富,从农家的日常生活到祈雨消灾,从火辣辣的男欢女爱到辛酸悲苦,几乎无所不包。甘肃岷县由于地处汉、藏、回等多民族杂居区,其花儿语言以当地汉族土语为主,风格上带有藏族民歌的影子,旋律的结尾又保留着回族花儿的成分,是典型的中国三大花儿品种之一的“洮岷花儿”。

29日,第八届洮岷花儿会暨“岷归”产销洽谈会在岷县中国当归城隆重开幕。与“花儿会”同期举行的还有全国花儿学术研讨会暨第六届甘肃省花儿学术研讨会、“岷归”产销洽谈会及花儿歌手大赛。研讨会吸引了来自甘、青、宁三省的花儿研究学者和民俗文化专家,与会学者就“花儿”最新研究成果进行了交流探讨。作为“中国花儿之乡”的岷县不断将“花儿”的发掘、搜集、整理、研究工作推向深入,中国民协、省文联、省民协的专家及其他研究者在考察后一致认为,“花儿”的原生态在岷县得到了有效保护。

按照国家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方针,及时组织县文化部门工作人员,深入全县18个乡镇的大部分村社,采取普遍调查,重点掌握,现场采访,征集实物,数据统计,文字记录,摄影摄像等方法,进行了拉网式调查,先后走访民间艺人80多人,拍摄照片千余幅,收集整理洮岷花儿数千首,撰写专题调查材料200多篇,取得了珍贵的第一手材料,全面系统地了解和掌握了全县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现状,为有效挖掘、整理、保护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奠定了坚实基础。把民间舞蹈《巴当舞》进行艺术加工后,参加了2004年在兰州举办的特色文化大省宣传周和2005年甘肃省春节联欢晚会,并受到了全省各界的一致好评。

自小在父辈熏陶下的刘国成现在已是全县闻名的“花儿歌手”,他最高兴的事就是碰上唱花儿的“好对手”。一旦碰上,不唱个三天三夜双方谁也不会善罢甘休。十里八乡的村民更是不愿意错过这样的耳福。

“岷归”产销洽谈会在这次盛会上也是喜获丰收,此次洽谈会共签约24项,签约资金达1.84亿元,涉及中药材购销、中药材GAP基地建设、中药材加工等几大类。“千年药乡”焕发出的无限勃勃生机,聚集了全国各地制药企业、经销商的目光。据统计,该县通过各种渠道年出口“岷归”达2200多吨,占全国当归出口量的90%以上,并占据国内50%以上的市场份额。以“岷归”为龙头,红芪、黄芪、党参等30多种中药材齐头并进的中药材产业化格局在岷县初步形成,岷县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中药材种植大县。与此同时,这个县为提升特色中药材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借助“千年药乡”、“岷归”两个金字招牌及其系列产品的地理标记注册保护,打造出了一批区位优势明显的品牌。

在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根据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美术、传统戏剧、曲艺、传统手工艺、民俗等类别,在艺术资源上,组织有关单位负责人、专家、艺人等召开专题会议,进行讨论审定,确定二郎山花儿、泥塑、岷州洮绣、皮影、剪纸、傩舞、巴当舞、洮砚工艺、岷州宝卷、窗花、湫神祭祀、彩陶复制等为重点遗产,全力开展挖掘整理和建档工作,同时编辑出版了《岷县民俗文化丛书》、《迭藏河》、《乡音——洮岷花儿论集》、《岷州爱情花儿》等一系列挖掘整理出来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资料。

“花儿在岷县的群众基础非常好!”岷县文化局局长马列介绍说,岷县的每个乡村集镇都有唱花儿的庙会,农闲的时候乡里到处可以听到悠远高亢的歌声。特别是每年农历五月十七的“二郎山花儿会”,更是全县花儿高手一展歌喉、酬和对唱的盛会。

与此同时,来自岷州大地各乡镇的民间花儿歌手还参加了“岷山雪杯”洮岷花儿歌手大赛。这种花儿赛唱既丰富了民间文化娱乐生活,又达到了保护、抢救和开发民间文化的目的,活动更是将岷县一年一度的“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会”推向高潮。与会的花儿研究学者和专家以及来自各地的音乐学院学子在二郎山如潮歌声中展开了采风活动。

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量大面宽,纷繁复杂,因此,岷县政府出台了《岷县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实施方案》、《岷县二郎山洮岷花儿保护工程实施方案》等政策性、指导性文件,明确“走特色之路,创文化品牌”的工作思路,使全县民族民间文化工作有章可循,将保护重点和中心放在搜集、整理上,突出“四抓”使民间艺术保持原生态风格。经过努力,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高质量的完成了各种材料撰写、相关资料的搜集和制作等工作。2005年通过了省级和国家级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申报工作,为全市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争取了主动,奠定了基础,提供了经验。

在2002年编辑出版的《岷县民俗文化丛书》中,有了专门对原生态“洮岷花儿”的研究和收录分册。2004年6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文化项目官员专程来到岷县,授予岷县“联合国民歌采录基地”和“中国花儿之乡”的称号。在去年公布的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中,“洮岷花儿”也赫然在目。

近年来,岷县坚持“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特别是把一年一度的农历“五月十七二郎山花儿会”同发展经济、活跃商贸、招商引资、宣传岷县结合起来,以文化促经济、以经济带文化,加强民俗民间文化的挖掘整理和保护工作,加快以“岷归”为主的特色产业的发展,努力实践文化经济共同繁荣之路,取得了显著成效。

“和农民爱唱花儿的热情不相称的是,我们现在非常缺乏研究和开发花儿的专业人才!”马列语气沉重。据他反映,尽管当前县里用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金和设备仍很紧张,但与保护工作急需的专业人才相比,资金和设备反倒成了次要的问题。

市上领导郑红伟、黄爱菊、张敏政、吴丙申出席开幕式。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及花儿研究、民俗文化专家、学者参加了盛会。

一提起人才问题,马列就怀念已去世的宋志贤老人。原任岷县文联副主席的宋志贤生前经常深入田间地头,搜集了大量的原生态花儿,在此基础上写成《洮岷花儿田野作业初谈》。

“像宋志贤那样既懂当地的民俗方言,又受过专业音乐训练,还能在山沟沟里和农民一起睡在土炕上聊天的人,现在哪儿去找?”马列感慨地说,“就拿我们县文化馆来说,一共16个人,但能出活儿的不多,画画的4个,摄影的两个,音乐和舞蹈都是一片空白!”和岷县相比,全省其他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现在就是和时间赛跑!”甘肃省文化厅社会文化处处长梁世俊以此来形容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紧迫性。据他介绍,甘肃省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丰富,但消失的速度也快得惊人。不要说经历过上千年历史风尘的传统艺术,现在连解放后制作农牧工具的一些手艺也失传了。

“与国家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决心不相适应的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形成强大的遗产保护队伍和专业人才培训机构。”梁世俊坦言。

去年2月,甘肃出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提出要为“在一定区域内有较大影响并被公认为技艺精湛的艺人,授予‘甘肃省民间艺术大师’荣誉称号”。但是很多政策的制定者也担心,仅仅授予艺人们荣誉称号而没有给予他们相应的待遇,他们的积极性究竟能维持多久?

相关链接:赵福朝:痴迷宁夏“花儿”的民间艺人 花儿 山曲 哇呜 口弦
回族艺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