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张铁路清河老站房完成平移保护 将与高铁车站共存

图片 1

图片 1

本月初京张高铁可行性研究报告获发改委批复,清河车站是规划始发站之一。虽然具体设计方案还未最终确定,但仍引发了铁路学者王嵬的担忧。

完成平移后的清河老站房与建设中的京张高铁清河站相邻

清河车站站房始建于110年前,仍基本保留着百年前的样貌,但车站尚无文物身份,一旦新建,老建筑命运难测。

近日,作为京张铁路目前唯一迁移保护的历史建筑,113年历史的清河车站站房,分期完成了360多米的平移工程。在清河站房百余年的历史中,詹天佑曾在此勘测、孙中山曾在此下车视察……随着老站停办客运业务,沿用多年的站房随之荒废,但在有识之士的努力之下,老站房未来将与京张高铁的清河站比肩而立、延续城市的历史文脉。

记者了解到,目前王嵬已向海淀区文委递交《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希望为清河老站争取合法的文物身份。

700吨重老站房

担忧 高铁将建 老站尚无文保身份

分期完成360余米平移

对于王嵬来说,这个11月是繁忙的,新书《追火车》出版发行的同时,还要时时牵挂着清河老站房的命运。

北青报记者日前获悉,清河老站房第二次平移施工顺利完工,终于到达永久保护地,即将进入修缮阶段。

据媒体报道,京张高铁可行性研究报告获发改委批复,北京北站及清河站规划为两座始发站。王嵬认为清河老站势必要进行较大改动。西直门站老站房已成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而清河站却无文物身份。

京张高铁开工建设后,2017年9月,清河站老站房完成第一次平移,向东移动84.55米至站房临时存放位置。日前,清河老站房进行了第二次平移,向西南平移274.81米,是第一次平移距离的3倍多。施工方采用4台油泵千斤顶、沿着4条提前预制轨道进行牵拉,每次牵引距离为20公分。二次平移于2月21日下午3点开始。

老京张铁路,与清河车站建筑、格局完全相同的青龙桥站,已被划入国保文物范围;被拆掉近一半的清华园老站房,也已成为海淀区登记文物项目。

为防止牵引过程中老站房偏离轨道,技术人员采取分“三步走”的方法,分别在平移92米、184米、274米位置设置预埋件,装置油泵千斤顶,经过三次牵引最终完成老站房的“二次搬家”,到达永久“居住地”。

王嵬说,铁路上的老建筑、老机车是铁路文化的载体,如不对清河老站房进行有效保护,可能会失去一座珍贵的历史建筑。

据了解,老站房自重700吨,平移轨道下方地面均为回填土,沉降风险大。施工人员在轨道铺设前将路面夯实。同时,在平移过程中应用水准仪、全站仪等测量设备,每隔1小时观测一次沉降值,严格确保沉降值处于1公分安全沉降范围内。

历史 110岁高寿 孙中山曾在此视察

清河老站房的平移路线,正好穿过京张高铁清河站地下停车场顶板部分区域,而700吨重的老站房已超过地下顶板的极限承载力,如果直接穿过,将对地下工程造成破坏。施工人员在地下顶板区域上方架设钢结构进行加固,然后铺设平移轨道,避免老站房重量通过轨道直接传导到地下顶板上,保证老站房顺利平移。

不同于大型火车站,很少有人了解清河站的故事。王嵬通过历史资料以及实地走访比对,勾勒出清河车站的历史变迁。

据记者了解,老站房将与即将建成的京张高铁清河站为邻,呈现出新老共存的建筑风貌。

100多年以前,京张铁路沿线十余座站舍的崛起,开创了中国人自行修筑铁路的历史。京张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先生设计的之字形铁路举世闻名。清河车站作为京张铁路一座三等小站,因建于海淀清河镇而得名。

京张铁路为三等小站

资料图片显示,始建于1905年的清河站,为中西合璧风格的6柱5间式站房,中间3间为候车室,外部为券门。詹天佑先生曾在此勘测、施工、验收。1912年9月8日,孙中山先生曾于清河站下车视察京张铁路。

孙中山曾在清河站视察

王嵬还找到
了清河车站被日本侵占时的老照片,站房与通车初期毫无区别,但站房前堆满了沙袋,车站周围有重兵把守、戒备森严。

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清河车站,知名度并不高。铁路文化学者王嵬通过查阅历史资料、实地走访比对,大致勾勒出清河车站的历史变迁。

现状 结构尚存 老匾额留住百年沧桑

100多年前,京张铁路开辟了中国人自行修筑铁路的历史。清河车站作为京张铁路一座三等小站,因建于清河镇而得名。詹天佑先生曾在此勘测、施工、验收。1912年9月8日,孙中山先生曾在清河站下车视察京张铁路。

高耸林立的现代化写字楼、川流不息的京新高速、城铁13号线来来往往的列车周围不断发生巨变,很少有人注意到,在上地与西二旗两座城铁站之间,还遗存着一座老火车站。

资料图片显示,建成于1906年的清河站,为中西合璧风格的6柱5间式建筑,中间3间为候车室,外部为券门。

这是一处活着的历史建筑,北京市郊铁路S2线在此停靠,延续着老站的生命。车站内人流稀少,偶尔有乘客来这里购买火车票,来去匆匆。

1949年以后,清河车站开始改造,站房三处拱券添加了门窗等物,南侧向西接出了一间房屋,屋顶上的铁瓦更换成了彩钢板。站房中央正上方、由京张铁路总办陈昭常题写于1906年的站匾被毁,建筑两侧的竖写站匾幸存至今。

青灰色的站房坐东向西,与南北纵横的铁道相互依存,乍一看,这不过是座寻常小站。因历年来的改扩建,站房最初的样貌几乎被掩藏,但一些细节处却仍透露出它的百年沧桑。

时至2014年,老站房的三处券门被封死一个,另外两处改为售票处。东侧的老站台也因北京市郊铁路S2线改造成为高站台,西侧老站台保持原样。2016年10月,清河站停办客运业务,使用了110年的老站房随之荒废。

在王嵬的引导下,记者绕到站房南侧,看到一块嵌墙竖匾上有清河车站四个描红大字。这块竖匾与老站房同岁,看上去古朴沧桑。站房北侧,同样有一块竖匾,但已被水泥糊上,并被其它房屋遮挡。

学者为老站房争取文物身份

资料图片显示,始建于1905年(1906年建成)的清河站房为中西合璧风格的6柱5间式建筑,中间3间为候车室,外部为券门。两侧及候车室后方为站长室、电报室、杂役室。如今,中间的券门被改作售票窗口,但拱券痕迹尚存,老墙上装着空调外挂机,屋顶更换为彩钢板,周围也多有添建但仔细观察,老站房的建筑结构基本完整。

终获官方认定

据王嵬向记者介绍,新中国成立以后,清河车站站房开始改造,三处拱券添加了门窗等物,南侧向西接出了一间房屋,屋顶被更换成了彩钢板,房顶与其他建筑连为一体,候车室的三个券门仍为原样。但站房中央正上方、由京张铁路总办陈昭常于1906年题写的站匾被毁。

2015年,王嵬便注意到,京张高铁即将动工,北京北站、清河站规划作为两座始发站,必然要进行大规模的改扩建。位于北京北站之内的西直门站老站房,为市级文保单位、相对安全,清河站却并未获得官方的文物认定。王嵬担心,老站房恐在建设中被拆。

时至2014年,站房的三处券门已被封死一个,另外两处改为售票处。东侧的老站台也因S2线市郊铁路改造成为高站台,西侧的老站台仍保持原样。

随后,王嵬将对清河站的考察整理成一份6页的《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于2015年11月26日递交给海淀区文化委员会文物科。此后,他每次路过清河,都会去看一眼老站房是否存在。等待了一年半,终于迎来好消息。

行动 民间学者已向官方申请文物认定

2017年5月25日,海淀区文委公布《关于将“清河车站”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公告》。公告显示:海淀区文化委员会根据北京市文物局的统一部署,开展了“清河车站”文物认定工作。根据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的调查报告,依据《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和《北京市<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之规定,现将“清河车站”认定为“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

在海淀区文委的文物目录当中,记者能查到京张铁路清华园车站,但并无清河车站。记者以铁路爱好者身份致电清河站,证实清河站并非文物项目,但有海淀区的政府工作人员来这里走访过。

2017年6月,王嵬的新书《我的京张铁路》出版,他用40万字、3000多张照片、100多段视频,记录下京张铁路的历史变迁。2017年9月,由于京张高铁清河站的规划建设,清河站老站房开始平移,未能实现原址保护,但建筑本体被完整保存下来。

王嵬设想,若能对清河站进行保护,待修建清河高铁站时,可将老站房细致整修,与现代化的高铁融洽相处,譬如北京北站的保护模式
西直门车站历史上多有变迁,后来成为京张铁路的起点站,在现代化的北京北站建成后,原先的西直门火车站站房作为工业遗产被保存下来,与崭新的北京北站同处并存。

希望老站房能“活起来”

目前王嵬将其考证成果进行了系统整理,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整理成一份6页的《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前日他将申请表递交到海淀区文委文物科,被工作人员受理。

京张铁路缺乏整体保护

根据《贯彻实施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的指导意见》,县级以上地方文物行政部门受理文物认定申请后,原则上应在20个工作日内作出决定并予以答复。

就清河站未来的保护与利用,王嵬认为,老站房能够完整保存下来是第一步,希望未来不要大门紧锁、仅仅成为一处历史景观。他期待老站房能够活化利用,最好能和铁路相关,例如作为售票处或展示清河车站历史沿革的展室等。清河站被拆掉的站台帽石,现存于中国铁道博物馆,王嵬希望有朝一日这块石头能回到清河站,选择适合的地点进行铺装。

“文物级别参差不齐,缺乏整体保护。”王嵬这样概括京张铁路的文保现状。在他整理出的一份《京张铁路建筑物清单》中,全线25座老站房,大部分历史超过百年,但有11座已被拆除。幸存下来的14座老站房,有的已经看不出站房的模样,有的被改作他用,仅有部分站房获得文物认定——青龙桥站是全国重点文保单位,西直门站是市级文保单位,清华园站、清河站系文物普查登记项目。除了清河车站,2018年5月,王嵬还就京张铁路昌平站建筑遗存向当地文物部门递交《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之后获得文物认定。

王嵬认为,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主修建的第一条干线铁路,作为线性工业文化遗产,沿线有很多车站、机车房、蒸汽机车水塔、办公用房、桥梁、隧道……考虑到铁路文物的完整性,这些历史遗存应获得整体保护。文/本报记者
王薇 崔毅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