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摄影记录即将消失的民族

图片 7

图片 1

图片 2

艺术摄影记录即将消失的民族图片 3

1.马塞人

在那辽阔的东非大草原上,
生活着一个已经被遗忘了的民族:马塞人(Maasai)。虽然他们悠久的文化和独特的风俗无法与全球化浪潮抗衡,但马赛人,是东非现在依然活跃的,也是最著名的一个游牧民族,人口将近100万,主要活动范围在肯尼亚的南部及坦桑尼亚的北部。如今的马赛人一方面仍然坚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更多地加入到了当地的旅游业中。

蒙古国境内的哈萨克族:哈萨克族是在中国新疆和中亚广泛分布的游牧民族,在阿尔泰山脉狩猎。哈萨克人精于捕猎,不用猎狗而用猎鹰。他们视鹰为唯一敢于直视太阳的神鸟,通常需要三年以上的训练才能培养出优秀的猎鹰。

马赛人,是东非现在依然活跃的,也是最著名的一个游牧民族,人口将近100万,主要活动范围在肯尼亚的南部及坦桑尼亚的北部。如今的马赛人一方面仍然坚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更多地加入到了当地的旅游业中。

半游牧化的马塞族居住在东非大裂谷的干旱地区一片大约16万平方千米的范围内,马塞人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崇拜战士的民族。不论仍是孩童还是已经成年,马塞族男子都将成为勇敢的战士视为己任。马塞人的传统舞蹈以跳跃的方式呈现,男人们跳跃著展现自己作为部落战士的勇猛和力量。

在世界31个被人遗忘之地,独特的民族和部落还在休养生息。他们历史悠久的文化和风俗无法与全球化浪潮抗衡,终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的雪泥鸿爪。这组精美的人像摄影细致刻画了这些民族的传统服饰、首饰、武器和图腾。作者为英国摄影师Jimmy
Nelson,为此环游世界三年,通过他的镜头,一段段深沉的历史和文明定格下来。

半游牧化的马塞族居住在东非大裂谷的干旱地区一片大约16万平方千米的范围内,人数在50万到百万之间。马塞人也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崇拜战士的民族。不论仍是孩童还是已经成年,马塞族男子都将成为勇敢的战士视为己任。马塞人的传统舞蹈以跳跃的方式呈现,男人们跳跃著展现自己作为部落战士的勇猛和力量。

肯尼亚的马赛人生活在卡贾多地区,靠近坦桑尼亚边境,以放牧为生。由于气温不断升高加之降雨越发难以预测,马赛人保持传统生活方式的难度越来越大。
气候变化导致他们较以往相比更难找到牧场,很多人开始在无法放牧时种植庄稼,甚至有人完全从牧民变成农民。为了确保传统生活方式能够得以延续,他们与当地
农民合作,共享所能获得的资源,同时避免相互竞争,影响彼此的生存。现在,送孩子上学成为越来越多的马赛人最关心的事情。他们希望孩子能够掌握各种技能,
更好地面对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图片 4马塞族,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半游牧化的马塞族居住在东非大裂谷的干旱地区一片大约16万平方千米的范围内,人数在50万到百万之间。马塞人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崇拜战士的民族。不论仍是孩童还是已经成年,马塞族男子都将成为勇敢的战士视为己任。马塞人的传统舞蹈以跳跃的方式呈现,男人们跳跃着展现自己作为部落战士的勇猛和力量。

肯尼亚的马赛人生活在卡贾多地区,靠近坦桑尼亚边境,以放牧为生。由于气温不断升高加之降雨越发难以预测,马赛人保持传统生活方式的难度越来越大。气候变化导致他们较以往相比更难找到牧场,很多人开始在无法放牧时种植庄稼,甚至有人完全从牧民变成农民。

在肯尼亚的那两个星期,经常见到服饰习俗独特的马塞人,忍不住想和他们交谈,但苦于语言不同,只能互相微笑点头问好。每每看到他们巨大累赘的耳环,鼻饰,头套等等,都心生怜悯。马塞人是欧美所谓的“文化摄影师”的猎奇对象。但是,如果一个摄影师只是为了展示一个民族的奇风异俗,而心中没有爱,没有人性的悲悯,那他的镜头,一定是很空洞,很苍白的。

图片 5涅涅茨人,俄罗斯:涅涅茨人是居住在西伯利亚地区北极圈内的游牧民族,驯养麋鹿为生。他们在亚马尔半岛上迁徙,鄂毕河与乌拉尔山在此相遇。这是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带,气温在冬天降到零下50摄氏度,夏天则升到35摄氏度。

为了确保传统生活方式能够得以延续,他们与当地农民合作,共享所能获得的资源,同时避免相互竞争,影响彼此的生存。现在,送孩子上学成为越来越多的马赛人最关心的事情。他们希望孩子能够掌握各种技能,更好地面对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爱,心将是多么的荒芜。如果没有爱的引导,就算人有万般的才能,最多只是多了来毁灭人类自己的武器。

图片 6莫西族,埃塞俄比亚:莫西族居住在埃塞俄比亚境内西南部的东非大裂谷地区,仅有4000人左右。莫西族过着游牧生活,极度干旱使他们经常面临饥饿威胁,而传统营生,比如畜牧和种植,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食物。

图片 7

在肯尼亚, 东非大草原,
老让我想起《走出非洲》。“这里的一切并不丰饶,也不华丽。这是非洲——从六千英尺深处提炼出来的——浓烈而纯净的精华。色调如此干燥,象是经过燃烧,如同陶器一般“。再没有人比卡伦·布里克森的描述更简洁,更精湛了,那是她用生命去爱的非洲,经历岁月的提炼,舍不得忘记。

图片 8杜立巴人,印度和巴基斯坦:大约2500名杜立巴人居住在查谟和克什米尔之间拉达克的三个村庄里。他们的长相与当地藏缅语系人种完全不同:高大美丽,有色泽较浅的大眼睛,饱满的嘴唇和独特的鼻子与眉毛。

2.印度拉巴裡人

几株高树,孤零零地兀立,犹如伟岸的棕榈。那骄矜而又浪漫的气势,俨然一艘艘八面威风的舟楫,刚刚收拢它们的风帆。树林边缘的线条别具韵致,仿佛整个林子
在微微颤动。弯弯扭扭的老荆棘树,枝杈光秃,星星点点地散布在辽阔的草原上。不知名的蒿草送来阵阵香波,如同麝香草、爱神木。有些地方的香气浓烈得能扎痛
你的嗓子。

一千年以来,拉巴裡人都在印度西部的沙漠上穿梭。他们可能是一千年前从伊朗高原上迁徒而来,名字“拉巴裡即意为“外族人。尽管隻剩百分之一二的拉巴裡人还在过著游牧生活,全部族人的主要生活来源还是养殖牲畜。

在这里,你的视野开阔、高远,映入眼帘的一切,汇成了伟大、自由与无与伦比的高尚。

汽车飞奔,窗外的景色依旧是那么浓烈,如同一幅幅重彩油墨画,树木和枯草点缀着天地苍茫,万古洪荒。肯尼亚的东非大草原,一个你闻所未闻,难以踏足的史前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