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婚嫁丧葬

婚嫁丧葬

柳江壮汉杂居,相互通婚,年深月久,相互影响,婚嫁习俗已相近似。

婚嫁是家族延续的重要环节,古人十分重视,礼仪甚繁,有纳彩、问名、纳吉、纳徵、请期迎亲6礼。襄樊旧时婚嫁逐渐演化为订亲、择期、迎亲几个步骤。

订婚
旧式订婚需经过”说合”、”相亲”、合婚,访人家、定亲、吃小喜酒等繁琐程序。此后,还要送节礼,即由男方向女家送年糕、粽子,月饼、酒类、果品、鱼、肉及家禽等食品,也有以钱代物的。婚期确定以后,由男方通知女方,并再送一次彩礼,叫做”通风送日”。解放后,按照《婚姻法》规定,达到法定婚龄的男女,只要双方自愿,即可登记结婚,不需履行订婚手续。但民间仍流行男方向女方赠送彩礼、纪念品和各自宴请对方的做法。

民国期间,婚嫁大都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要“合八字”。一般要经下列程序:

首先,男方父母请红爷到女家求婚。若女方父母同意,则由红爷将女方的“八字庚贴”交付男方。俗称“拿八字”,也叫“传庚”。男方父母择吉日请信任的算命先生将男女二人的八字进行推算,叫做“合八字”。若二人命里相犯相克,则婚议作罢;若相合相生,则可订亲。整个订亲过程由父母作主,青年男女不得过问。俗谚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结婚
结婚俗称吃喜酒。旧式婚礼有行嫁、迎亲、拜堂。吃花烛、入洞房、暖床、祭祖、回门等仪式。婚礼花费额巨,俗谚”新人轿子进宅一只牯牛钿”。富家迎亲时,新娘坐花轿,新郎坐官轿,鞭炮、三眼枪开道,高灯彩旗、粗细乐队随后。贫困人家迎亲,只给新娘坐轿,而新郎乘独轮车,甚至也有新娘乘车的。20年代曾出现新式婚礼,即邀请地方名流为证婚人,证婚人宣读结婚证书,然后新郎新娘和证婚人、介绍人、主婚人分别在证书上用印,新郎新娘行结婚礼,亲友致贺。解放后,提倡婚事简办。50年代,风行文明结婚。60-70年代,一般不举行隆重仪式,有的只开个座谈会或茶话会。乡间迎亲大多用自行车,少数人家请民间铜管乐队助兴。城镇居民只薄置酒席,不事铺张。80年代,婚礼又讲究排场,迎亲雇轿车、宴客进饭店。自办婚宴的,少者数十桌,多者上百桌。旅行结婚也渐风行,集体婚礼逐渐推广。
入赘
入赘亦称招赘,俗名招女婿。旧社会,女方家长无子,又不愿女儿出嫁,经族人同意,可招女婿进门。赘婿多数系家庭清贫,弟兄较多。男入女家后要改名换姓,所生子女从母姓。

发媒
男子10岁左右,父母就要托媒说亲,叫“发媒”,也叫“问亲”。女家应婚,要先交女儿年庚八字。由男家请算命先生将之与男方“八字”合评,要两人“八字”不“相克”方能订婚。

订亲之后,男女每年给女方送一次礼物,叫“填庚”。到适当时候,男方请红爷到女方协商迎亲日期,女方则提出聘礼规格要求,红爷往来奔走,双方同意后即下聘礼,确定迎娶日期,一般订在黄道吉日,或阴历双日子。襄樊人喜爱选择初八、十八、二十八几天,叫做“要得发,不离八”。

家权属于女方,赘婿地位低下,素有”入赘女婿老婆大”的说法。现在,男到女家,受到提倡和鼓励。入赘女婿在家庭中地位平等。
并亲、投亲、抢亲
解放前,一些贫苦人家在”廿四夜”送灶之前,以拜灶代替结婚仪式,为儿子办婚事。此时,未婚媳妇早在夫家,不需迎亲,不邀亲友,不办酒席;衣饰陈设,一切从简,此谓”并亲”,又叫”圆房”。男方在父或母死亡后,与前来吊孝的未过门媳妇草草成亲,名为”拔亲”。当女方提出解除婚约后,男方聚众将女方劫持到家,强迫成婚,叫做”抢亲”。以上习俗,解放后除”拔亲”偶见外,余均废除。
再婚
男子丧妻再娶,称为”续弦”。旧时寡妇再嫁,虽征得亡夫家长同意,但仍被看作不贞,受舆论讥讽。再嫁寡妇无权继承前夫遗产,带子女住男家,被侮为”拖油瓶”。寡妇招新夫,称为”填房”;与小叔结合,则称”阿叔接嫂”。解放后,寡妇再婚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干预。

订婚 男家要给女家送礼。男女双方都要宴请宾客,隆重程度仅次于结婚礼宴。

民间也叫“过期”。迎亲前一日设宴待客,男方称“暖郎酒”,女方叫“梳头酒”。迎娶之日,新郎衣冠齐楚,披红挂彩,坐轿或骑马,领着花轿迎亲。一路上鞭炮锣鼓声不断。至女家,祭拜女方祖先。新娘戴凤冠,顶头盖,红袄罗裙,拜别祖先后上花轿,由兄弟或侄辈男丁相送,叫做“发亲”。然后,新郎轿前导,新娘花轿及嫁妆后随,锣鼓鞭炮迎至男家。落轿后,由牵亲娘子搀扶新娘下轿升堂,和新郎拜天地、拜高堂、入洞房喝交怀酒。当天“闹房”,客人、表兄弟和伯叔都可参加,谓“三天无大小”。其间大宴宾客,谓“喝喜酒”。凡送礼亲友都在宴请之列。娘家送亲的必坐首席、上席,吃完酒席当即回家。第三天,新娘的兄弟或侄辈来迎新婚夫妇至娘家,谓“回门”。酒饭后即返回男家,谓“三天不空房”。在整个迎亲过程中,还有许多琐碎的象征性研究。如洞房床上撒放花生、板栗、红枣,即“早立子”的吉兆。把新郎新娘的鞋套在一起,象征二人偕同到老,等等。

土葬
旧时盛行土葬,葬礼繁缛。人死,须向亲族报丧,并为死者揩身、整容、更衣。次日,请僧道立牌位、诵经、送西方、烧床柴,晚辈穿孝服,陪夜守灵。第三日僧道继续诵经做道场,亲友吊唁送丧礼,入殓,化库。棺材质量视经济条件而异,贫苦人家只用薄板棺材,官商大户则备黑漆厚棺。厚棺盛尸后,一般要在家中搁置三年,然后入土。选墓地,须相风水。墓有土坟、白云葬、砖坑、石坑之分。土葬多年后,后代掘土破棺,捡出尸骨,装入甏中,易地重葬,叫做拾骨,也叫积骨。今火葬盛行,土葬绝迹。

报日
订婚后,男女长到十七、八岁,男家要请算命先生择定结婚吉日,遣媒人至女家送“报日单”,称为“报日”;主要通告迎娶日期,议定聘金彩礼。“报日”只是男家一方送礼,女方不需回礼。

国家颁布《婚姻法》,封建包办婚姻制度被废除,旧的婚礼仪式也随之改变,男女自由恋爱,登记结婚。婚礼多选择在国家法定或民间传统节日举行。50-70年代以简朴为荣。女方不要彩礼,男方不计嫁妆,步行或骑自行车迎亲,礼仪大方朴素。国家公职人员结婚,一般在机关内举行典礼仪式,以喜糖烟茶待客。民间虽宴请亲友,但也较简朴。80年代,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某些人家为婚嫁购置高档家具、家用电器、以小轿车迎亲,并连日大宴宾客,往往使双方家庭多年积蓄为之一空,也有些青年和家长崇尚节俭,不摆阔气,不受礼,不请客,让新婚夫妇参加有关部门举办的集体婚礼,在热烈而朴素典礼仪式之后,新婚夫妇共植同心树,这既象征爱情天长地久,也为绿化环境作了贡献,受到社会广泛的赞扬而逐渐形成新的风气。

火葬
清代中叶,本县曾推行拾骨火葬,骨灰收藏在乌瓶中,后遭地方绅士反对而中止。60年代中期,提倡火葬,1972年以后全面实行。火化后,骨灰由家属带回存放,或寄放,或入土。

迎亲
迎亲前半年,男方就要将聘金(一般价值一二千斤谷子)送至女家,以便女家备办嫁妆。迎亲前一、二日,男家还要把彩礼(糖、猪肉、酒、海味等)送至女家。女家的陪嫁物一般是首饰、衣被、箱柜、桌椅等。

旧时,男子失偶再娶,礼仪与初婚相同,谓“续弦”。女子一般不再嫁,再嫁曰“再醮”,俗称“再走一家”。再嫁无仪式举行,男方着人迎至家中即可。建国后寡妇再嫁得到社会肯定和法律保护。

迎亲前夜,新郎要簪花挂红,祭新房,布置新房,边布置边讲“彩话”。新娘要邀来相好姐妹,唱“哭嫁歌”(有唱词,内容是自叹身世,难舍亲人,咒骂媒人等)。

庆祝生辰,俗称“过生”或“做生”。儿童生日吃长寿面,穿新衣,长辈赠送玩具、文具或吃食。老人50岁、60岁、70岁生日较为隆重,多由晚辈操持,亲友祝贺,送寿联、寿匾或其他礼物,主人置酒款待。

迎亲之日,富家用花轿、抬盒、唢呐、铜锣,旗伞迎亲,隆重热闹。穷家则用“娘助”(伴娘)接亲,即由男家派两三个中年妇女随媒人去接新娘,一同走路回家。每逢过村庄、桥、河、沟时,“娘助”都要背新娘走过,穿山乡、里雍乡一些村庄还按壮家风俗用牛车接亲。接亲途中,接亲的小伙和送亲的姑娘不断对歌。新娘将进门时,村上小伙还要拦住送亲姑娘唱“拦门歌”
。 新娘进门或拜堂时,
新郎要揭去她的蒙头红罗帕,用尺子打她3下,叫做“打下马威”,然后才行拜堂礼。

旧时兴土葬,对棺木特别讲究,多用杉、柏、楸等上等优质木材制作,内装裱,外雕镂,反复油漆。人死后,洗身、穿寿衣、放入棺内,名曰“入殓”。灵柩放入灵堂“停灵”,夜间由死者亲人陪伴,停灵3天。然后由孝子孝孙送至墓地掩埋。

拜堂后,正式宴请宾客,新郎新娘要双双至席前敬酒。

上述丧礼中属封建迷信的活动渐废除。70年代中期提倡火葬。国家公职人员及大部分市民,遇丧事只设灵堂,置花圈、挽联,开追悼会,家属亲友佩黑纱于左臂寄托哀思,礼仪肃穆庄严。近年来,少数地方在民间丧仪中有些旧俗又有所抬头。

迎亲当晚兴敬糖茶、闹洞房。里雍乡、穿山乡一带,还兴对歌,叫“夜欢”,黄昏唱到鸡鸣。黎明前还唱散欢。

抗日战争开始后,受新思想的影响,柳江城镇中的公务员、教师、读书人,也有进行自由恋爱,举行文明结婚的,他们只是在报纸上登个结婚启事,举行新式婚礼,请最亲近的亲友吃一餐,就算成婚了。

解放后,柳江婚嫁习俗已大改变,花轿吹打已经基本绝迹。一般不用职业媒人,不合八字,不用聘金,很少行拜堂礼。多是自由恋爱或亲友介绍,经过接触,互相中意后,取得双方家长同意,就到政府办理结婚登记。登记后,干部职工一般开茶点会,发喜糖、举行新式

婚礼
一般群众则择日用单车或汽车(也有步行)将新娘接到家,请亲友欢宴一餐,比较节约。

改嫁
旧社会,寡妇一般不准改嫁。如改嫁,必须征得长辈或族长同意,还要付给族中长辈一定的身价钱。由于守寡原因不同,改嫁的形式各异:

“伞下寡”,过门后未满一年,无子而寡的,叫“伞下寡”。其改嫁仪式只能在新夫家举行,半夜出门,到半路才能把新夫带来的新衣服穿上,伴新夫来接亲的壮年男子还要把事先在路旁扎好一个稻草人推倒,鸣枪,之后才能把寡妇接到新夫家。

“鸳鸯寡”,结婚多年,并已生子而寡的,叫“鸳鸯寡”。其改嫁,要腰扎镰刀戴雨帽,穿草鞋或打赤脚,半夜出门,到深山岩洞或茅棚住上36天后(其意是躲过亡夫阴魂追踪),方能由新夫带回家团聚。

解放后,寡妇改嫁一般都自由了,以上习俗一般也改掉了。

再娶
旧社会丧妻再娶的,如对象是闺女,聘金、礼物及仪式都和首次结婚相同;如对象是寡妇,费用减少,仪式从简。

童婚
旧社会,有些贫苦人家,女孩8、9岁,就逼着把她送到男家做童养媳;愿收童养媳的一般也是贫苦家庭,因花钱不多。也有些人家因子弟面貌丑陋生理不健全,而愿收童养媳的。

解放后,收养童养媳的现象已经绝迹。

招赘
在本县壮族中颇为流行。有女无子的人家一般多招婿上门。入赘者一般要改跟妻姓,有的为接替双方香火,兼要双方姓氏;入赘者有权利继承妻家财产。社会入赘者是为人看不起的,解放后,这种旧观念已经逐渐淡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