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上海的征婚习俗

图片 2

晚清上海的征婚习俗

图片 1

中国的旧式婚姻一贯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规矩,而婚嫁者本人没有发言权。

1902年,迫于内外的压力,晚晴政府宣布实行“新政”,其中有一条就是允许满汉通婚。从此,婚姻自由这一问题逐渐受到了国人的重视。

上海开埠以后,受西洋文化的影响,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开风气之先的举措。晚清时,上海一些与教会有联系的人中,婚嫁的理念也有所更新。1859年4月,上海仁济医院医生、基督教徒黄胜就举行了西式婚礼。

这年6月26日,天津的《大公报》登载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则征婚广告,全文如下:

1902年7月27日,当时在中国有很大影响的上海《中外日报》刊登了一则征婚广告,并冠之以“世界最文明之征婚广告”的标题。此君自己不报家门学业,对女方却提出了三项条件:第一要天足,不要小脚;第二要通晓中西学术门径;第三聘取仪节悉照文明通例,尽除中国旧有之陋俗。尽管他说:“如有符合以上诸格及自愿出嫁又有完全自主权者,毋论满汉新旧、贫富贵贱,长幼妍媸,均可。”当时的著名女权运动领袖林宗素一针见血地说,这位征婚的男士依旧不脱旧时大男子主义习俗,他自己经历俱无,而对女子要求颇高,是将女子当作奴隶。

今有南清志士某君,北来游学。此君尚未娶妇,意欲访求天下有志女子,聘定为室。其主义如下:一要天足。二要通晓中西学术门径。三聘娶仪节悉照文明通例,尽除中国旧有之陋俗。如有符合以上诸格及自愿出嫁又有完全自主权者,毋论满汉新旧,贫富贵贱,长幼妍媸,均可。请邮寄亲笔复函,若在外埠能附寄大著或新照,更妙。信面写AAA,托天津《大公报》馆或青年会二处代收。

1905年7月5日,留日学生王建善在《时报》刊登征婚广告,公开了自己的姓名、学业、住址等情况。

图片 2

从当时的一些征婚广告来看,起初,男方要求女方有新思想者较多,但是后来有一部分人却有点怕“现代文明女子”,认为她们不善于理家,不能体贴丈夫等。所以,有些男子在征婚广告中明确声明:不娶“伪文明女子”。

7月27日,这则征婚广告又刊登在了上海的《中外日报》上。

虽然上海的征婚广告出现较早,但据我所见,都是男性刊登的,女性有否,我还没有见到。

这则广告半文半白,但在现在读来,却也颇有趣味。征婚者一定是新派人物,可能就是革命志士,所以征求一位有志女子为妻。他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要大脚姑娘,这在缠足陋习根深蒂固的旧中国可以说是开风气之先;第二个条件是要通晓中西学术,这在当时是很难达到的条件了,旧中国识字的女子都不多,通晓西学的更就是凤毛麟角了;第三个条件是要举行西式婚礼。当然,这三个条件实现的基础是要这个女子有人身自由并自愿出嫁。除此之外,民族、家境、相貌,甚至是年龄,都没有特别要求。这和现代人重资产、重相貌的婚姻观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中国的旧式婚姻一贯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规矩,而婚嫁者本人没有发言权。

遗憾的是,由于资料缺乏,中国历史上这第一位广告征婚者,是否如愿以偿征得娇妻,就不得而知了。

上海开埠以后,受西洋文化的影响,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开风气之先的举措。晚清时,上海一些与教会有联系的人中,婚嫁的理念也有所更新。1859年4月,上海仁济医院医生、基督教徒黄胜就举行了西式婚礼。

1902年7月27日,当时在中国有很大影响的上海《中外日报》刊登了一则征婚广告,并冠之以“世界最文明之征婚广告”的标题。此君自己不报家门学业,对女方却提出了三项条件:第一要天足,不要小脚;第二要通晓中西学术门径;第三聘取仪节悉照文明通例,尽除中国旧有之陋俗。尽管他说:“如有符合以上诸格及自愿出嫁又有完全自主权者,毋论满汉新旧、贫富贵贱,长幼妍媸,均可。”当时的著名女权运动领袖林宗素一针见血地说,这位征婚的男士依旧不脱旧时大男子主义习俗,他自己经历俱无,而对女子要求颇高,是将女子当作奴隶。

1905年7月5日,留日学生王建善在《时报》刊登征婚广告,公开了自己的姓名、学业、住址等情况。

从当时的一些征婚广告来看,起初,男方要求女方有新思想者较多,但是后来有一部分人却有点怕“现代文明女子”,认为她们不善于理家,不能体贴丈夫等。所以,有些男子在征婚广告中明确声明:不娶“伪文明女子”。

虽然上海的征婚广告出现较早,但据我所见,都是男性刊登的,女性有否,我还没有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