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氏的本领,堪与贾母比肩?

图片 7

图片 1

图片 2

问:《红楼梦》中查抄大观园后惜春说了一通话,作者说尤氏心内原有病。尤氏内心有啥病?
在七十四回中,惜春捎信让尤氏去带回入画,当时说了很多话,最后作者说: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尤氏到底心内有啥病?

尤氏,曹雪芹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珍的继室。尤氏并不是贾珍的原配,她是贾珍的继室。当
王熙凤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后,大闹宁国府,尤氏束手无策,随王熙凤作践,把她揉搓成一个面团儿。贾珍在家中聚赌,她也毫无办法。娘家不显赫,自己也没有子女,这是尤氏唯唯诺诺的根本原因。当然,她本人的性格也是一方面。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尤氏吗?

尤氏是宁国府的女主人,却只是贾珍的继室。显然,尤氏的娘家要么半道中落,要么本就不堪了。而且,其父续娶更加没有什么地位尤老娘,还带着尤二姐,尤三姐,也是一大证明。

图片 3

尤氏红楼梦中并无实权的贾珍继室

没有了高贵的身份,在贾府,尤氏自然难以风光,不敢轻言语。

原文确实是这样,在查抄大观园后,惜春请尤氏过去带走入画。惜春说了很多很刺耳的话,作者在抹了说了句:“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那么尤氏到底有啥心病?

红楼梦中尤氏人物评价

贾琏偷娶尤二姐,王熙凤知道后,大闹宁国府,把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儿,衣服上全是王熙凤的眼泪鼻涕。并骂她不中用,只会瞎小心应贤良,就是锯了嘴子的葫芦。

尤氏给读者的印象应该是不错的:贾珍的继室,宁国府当家奶奶,虽然娘家没啥实力,但也是堂堂三品诰命,在贾府也是族长夫人。性格温顺,行事识大体顾大局,遇事干练,手腕老练。

《 红楼梦》里贾家结亲有两个极端,一是像 贾代善和 史太君、 贾政与
王夫人、贾琏与王熙凤,婚姻连缀起大家族;另一种则是匪夷所思地不堪,比如贾珍的夫人尤氏,不是名门望族倒也罢了,她父亲的填房
尤老娘竟然还带了两个 拖油瓶。纵然是中等人家,也不会续娶再嫁的
寡妇,可见最多也就是小康之家。

王熙凤吐出的这七个字,这一诨名,似乎是一下就点出了尤氏性格上的悲哀。但是,尤氏真像凤姐说的那样无用吗?

那么会有啥心病呢?细想想,是有几件事是尤氏挥之不去阴影,是心中的几个大疙瘩,这几件事会折磨尤氏终生。

尤氏这个女人不寻常。

宁府梅花开了,邀请荣府女眷赏梅小聚。这是一个何等用心的女主人。

首先就是丈夫与儿媳妇的事。虽然《红楼梦》通行本中没有留下淫丧天香楼的描述,但是通过秦可卿的判词,脂砚斋和畸笏叟朱批,秦可卿丧事期间尤氏突然生病等,天香楼事件是存在的。情节可能就是电视剧《八七版红楼梦》处理的那样:由于天香楼遗簪,导致事情败露最终秦可卿上吊。这件事对于尤氏也是件很耻辱的事情,丈夫生活的风花雪月,这在男权的封建社会本不是啥天大的事情,可是女主角是自己的儿媳妇,这就是天大的出格了。连下人都在卖“爬灰的爬灰”,虽然焦大骂人尤氏并不在现场,但是最终知道也是避免不了的。

在人们的印象里,尤氏是半老徐娘,应该象贾母、王夫人、邢夫人、
薛姨妈、赵姨娘、 南安太妃、金寡妇、尤老娘、
刘姥姥、静虚、马道婆一样归属于有姓无名的 金陵老钗之列。
其实不然。冷子兴演说荣国时贾蓉今年才十六岁,根据一般常例,贾珍作为长房独苗,结婚势必早些,估计在三十五岁上下。酸凤姐大闹宁国府时,王熙凤是这样骂贾蓉的你死了的娘,阴灵儿也不容你!,可见,尤氏是填房,年龄当然比贾珍小些,估计在三十二岁左右。
再来看看, 贾敬是长房的次子,
贾赦和贾政是二房的长子和次子,他们的儿子珍、琏、珠应该年龄相差不大,由此类推,尤氏、王熙凤。李纨也应该年龄相差不大。
事实确实如此,尤氏与王熙凤、李纨相交甚厚。 尤氏单请王熙凤明日去诳诳。
那尤氏一见凤姐,必先嘲笑一阵。 尤氏和王熙凤显得多么亲热。 尤氏在
稻香村,盥洗,吃面茶,有时晚上往园内李氏房中歇息。
尤氏和李纨显得多么随便。
如此推敲,尤氏与王熙凤、李纨应该是一个档次里的。
在人们的印象里,尤氏是个没能耐的妇人。

秦钟来宁府返家。尤氏问谁送小秦相公,管事的派了焦大。尤氏可不想惹焦大。焦大吃酒,胡乱骂咧咧,尤氏都装着无事,反责为何派焦大。焦大是贾府的功臣奴才,无论怎样,尤氏都忍了。

第二件让尤氏尤老娘与尤氏二姐妹的事情。尤老娘虽然是尤氏父亲的续弦,二姐三姐也都是尤老娘与前夫所生,三人与自己无半点血缘关系。但是虚荣又爱惜钱财的尤老娘任由两个女儿与姐夫外甥厮混,这种不顾人伦的事情尤氏倍感尴尬和羞耻。尤二姐嫁给贾琏,最终被凤姐折磨吞金,做为姐姐,也是很蒙羞的,特别是二姐事情被凤姐大闹羞辱,尤氏可是说是丢尽了颜面。

王熙凤不是这样骂尤氏:自古说妻贤夫祸少,
表壮不如里壮,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敢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应贤良的名儿。
从表面现象看,王熙凤骂得一点不假。
如今敬老爷不管事了,这珍爷那里干正事,只一味高乐不了,把那宁国府竟翻过来了,也没有敢来管他的人。
别的不说,贾珍假借习射为由,公然 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大赌起来。
尤氏早已风闻,她非但不加以阻止,居然还有胃口悄悄的来至窗下偷听。
尤氏真是没才干、没口齿的妇人吗? 不然。
这里不妨对尤氏这个角色仔细辨辨味道,也许可以发现万万不可低估了尤氏。
论地位,尤氏与 金陵十二钗相比,一人之下,总人之上。 元春身为
贵妃娘娘,尤氏当然无法与她匹比。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贾母率领邢王二夫人并尤氏,一共四乘大桥,鱼贯入朝。
这时的尤氏,皇宫里跑跑,何等体面,何等风光。 根据尤老娘和尤二姐、
尤三姐的处境,可以看出尤氏出身平平,没有什么显赫的娘家后台背景;尤氏又是填房,她之所以能稳稳坐在贾府长房当家媳妇的位子上,靠的什么本事呐?
尤氏一靠才能。 尤氏的才能与王熙凤相比并不逊色。
都知爱慕此生才,王熙凤是红楼梦中的大能人。

图片 4

第三,贾敬刚刚去世,贾珍还在热孝之中,却因难耐寂寞,竟带领儿子和一群子侄以习射为名,聚集了一帮纨绔子弟,专门杀鸡烹狗。后来干脆聚众赌博,公然开局了。更为可耻的是还有十几岁的娈童服侍。这件事虽然写在惜春说了题主提的问题的后面,但是这件事应该是与查抄大观园同时发生的,或者比这还提前一点。

在操办 秦可卿丧事之际,王熙凤不是来一个协理宁国府吗?
王熙凤脸酸心硬威重令行,分工一目了然,惩处立竿见影,顿时把宁国府整治得贴贴烫烫。
然而,当贾敬误入金丹宾天后,尤氏不是也唱了一出独艳理亲丧。
尤氏亲自出马,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力,急事速办,要事慎办,方方面面,俱无疏漏。
贾珍听了的尤氏安排,赞声不绝。
王熙凤和尤氏虽然同样是顺顺当当的操办丧事,但两人的所处的大环境有天壤地别。
王熙凤操办丧事时正值贾府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前夕,你看宁国府府门大开,两边灯火,照如白昼,乱哄哄人来人往,里面哭声摇山振岳。
外头的大事有贾珍料理清了,王熙凤仅里面照管照管。
王熙凤由贾珍的撑腰,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不要存心怕人抱怨。
王熙风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呼风使雨,得心应手。
尤氏操办丧事时贾府已临近圣筵必散。
贾珍父子并贾琏等皆不在家,一时竟没个着已的男子来。 那边荣府里
凤姐儿出不来,
李纨又照顾姐妹,宝玉不识事体,只得将外头事务,暂托了几个家里二等管事的。
况且还有一层,贾敬的死因还是一个谜团。
可怜尤氏,在万般无奈下,里头外头一肩挑!

尤氏体恤下人,焦大骂爬灰,尤氏情何以堪,但尤氏都忍了。体恤下人,不是软弱。尤氏只当那是醉汉口中的胡言乱语。

以上三件宁府的丑事,作为宁府的当家奶奶,当然是一块心病。但是尤氏娘家势力单薄,在男权社会,尤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细细思考,尤氏真的很难。

尤氏和王熙风同样是操办丧事,尤氏处于弱势,王熙凤处于强势。
试一比方,逆风行舟当然比扯顺风篷的难度大,哪个掌舵人能干是不言而喻了。
尤氏二靠人缘。 尤氏待人接物最高明的一招是善于平衡。
尤氏对于长辈恭恭敬敬。 下面一段是描写尤氏这样伺候老祖宗贾母的:
贾母用餐,王夫人尤氏等忙上来放箸捧饭。
贾母要吃稀饭,尤氏早捧过一碗来,说是红稻米粥。
贾母吃了稀饭,叫尤氏你就来吃了吧。
尤氏答应着。待贾母漱口洗手毕,贾母便下地,和王夫人说闲话行食。尤氏告坐吃饭。
大家都用饭了,这里尤氏直陪贾母说话取笑到起更的时候。
贾母叫尤氏回家罢,尤氏方告辞出来。 尤氏也十分关心公公贾敬。
尤氏心头有着贾敬的生日,早早请示贾珍后日是太爷的生日,到底怎么个办法?
尤氏又安排照例预备两日的酒席,要丰丰盛盛的。为贾敬庆寿。
尤氏对丈夫百依百顺。 贾珍将贾琏要娶尤二姐做二房之意告诉了尤氏。

秦钟和金荣起了争执,金荣是璜大奶奶的娘家侄儿。璜大奶奶怒上心头要去宁府替侄儿讨一个说法。见了尤氏,尤氏说秦钟不懂事,向姐姐说了学堂里的事,又说了可卿的病,璜大奶奶早吓得不敢理论,愤怒为逢迎了。

要说尤氏有什么心病,这可是个大问题,关系到整个贾府的兴衰成败。贾家从荣宁二公算起,赫赫扬扬,已近百载。到了这一代,”生齿日繁,事物曰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冷子兴这话还说得圆和,到了焦大嘴里,可不是这味了。”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就把一个宁国府的骯脏污浊全翻出来了。所以红楼梦曲第十三支唱道,”箕裘颓墮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尤氏是宁国府现任女当家,对这些难道不清楚?但尤氏娘家并非属于四大家族,其本身又是继室,慑于贾珍的淫威,只能忍气吞声,委屈求全,保住自己的地位,所以在贾珍为秦可卿大办丧事时,她只能声称旧疾复发,托病不出。对于宁府的淫秽污浊,连外人柳湘莲都清清楚楚,说出”你们东府里只有两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作为主妇的尤氏想必比谁都明白,但又无能为力,只好得过且过。这一切压在心里,难道不是最大的心病吗?

尤氏却知此事不妥,因而极力劝止,无奈贾珍主意已定,素日又是顺从惯了的,。。。。。。因而也只得由他们闹去了。
一般大家庭最难处的是姑嫂关系和婆媳关系。
尤氏和惜春的关系确实有些不怎么融洽。 事端是由惜春挑起的。
惜春对尤氏说什么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
惜春斩钉截铁杜绝宁国府。 尤氏感到真真的叫人寒心。
惜春此举不得人心,众人都站在尤氏一边。姑娘年轻,奶奶自然该吃些亏的。
尤氏忍耐了大半天,看在姑娘年轻糊涂,终久他是姑娘,任凭怎么样,也不好和他认真的拌起嘴来,只得索性忍了这口起气。便也不答言,一径往前边去了。
尤氏还是顾全大局的。 尤氏对打着灯笼也儿没处找去的儿媳秦可卿倍加呵护。
秦可卿得了病,尤氏我这两日心里很烦。心焦不心焦?心里如同针扎的一般。
尤氏叮咛贾珍你那里寻一个好大夫给他瞧瞧要紧,可别耽误了!
尤氏又向璜大奶奶打听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 尤氏真是病急乱投医。
尤氏嘱咐蓉哥儿,你不许累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儿的养几天就好了。他要想吃什么,只管到我屋里来取。
秦可卿感激不已公公和婆婆当自家的女孩儿似的待。
尤氏对地位低微的人相当同情。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王熙凤想着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
尤氏因悄悄的骂凤姐道:我把你这没足够的小蹄子儿!这么些婆婆婶子凑银子给你做生日,你还不够,又拉上两个苦瓠子!
尤氏乘凤姐不在跟前,一时把周赵二人的也还了。他两个还不敢收,尤氏道:你们可怜见的,那里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应着呢。二人听了,千恩万谢收了。
焦大,仗着这些功劳的情分,自己又年老了。
尤氏常说给管事,以后不用派他差使。 尤氏对焦大早有所关照。

秦可卿,宁府的长孙媳,又是贾母口中第一得意的重孙媳妇,死了,贾珍喊着尽其所有、着劲操办。

在《红楼梦》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里,惜春谴人请来了尤氏,要她带走入画。同时又说了一通难听话,“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再若去,连我也编排上了。”
……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谁知竟在入画箱寻出珍大爷赏他哥哥的私自传送进来的一大包银锞子,一副玉带版子,并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
惜春一定要将 入画快带出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尤氏帮入画求情,他不过一时糊涂,下次再不敢的,看他从小儿伏侍一场。
尤氏为什么对地位低微的人如此同情?也许与尤氏出身平平有关。
尤氏三靠热心。 贾母等凑了一百五十余两有零银子为王熙凤过生日。
贾母道:这件事我交给珍哥媳妇了。 尤氏答应着。
到了王熙凤生日九月初二,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不但有戏,连耍百戏并少数说书的女先儿全有,都打点取乐玩耍。
薛姨妈看中 邢岫烟为侄媳,贾母出面作媒将邢岫烟许配给 薛蝌。
薛姨妈说还得一位主亲才好。
贾母笑道:别的没有,我们家折腿烂手的人的人还有两个。
贾母叫过尤氏婆媳告诉他原故。 尤氏忙答应了。
尤氏深知邢夫人性情,惟忖度邢夫人之意行事。
在尤氏的操办下,定亲之事圆满解决了。
在庆贺贾母八旬大庆的一天晚上,尤氏一径来至园中,只见园中正门和各处角门仍未关好,犹吊着各色彩灯。
尤氏心想园门大开着,明灯蜡烛,出入的人又杂,倘有不防的事,如何使得!
尤氏因回头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来吹灯关门。
这里不夸尤氏虽是东府里的奶奶,而主动管起
荣国府事儿;就是尤氏这种时刻把安全放在心上,防微杜渐,更是值得赞赏。

办白事可不比红事,更复杂更乱,里外都需要人照应,可尤氏却撂了挑子,称病不起。这何尝又不是她对贾珍湖作为非的一种示威:你贾珍胡搞不遮脸,我还为你争什么脸面。

“我清清白白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我!”

尤氏四靠手腕。尤氏遇事不乱方寸,处理刚柔相济。尤氏强硬的一面可以举这样两个实例。一、东府里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禀报贾敬凶信。
尤氏的第一反应就是命人先到玄真观将所有的道士锁了起来,等大爷来家审问。
尤氏坐车出城来到观里,众道士慌的回道进行解释。
尤氏也不便听,只命锁着,等贾珍来发放。
锁了起来、锁着,尤氏绝不手下留情。
二、那小丫头子一径找了来,气狠狠的把方才看园的婆子不愿传人吹灯关门的酒话加气话都说了。
尤氏听了,半晌冷笑道:这是两个什么人?。。。。。。到那边把他们家的凤姐叫来。
冷笑,叫凤姐,尤氏威严岂容玷污!
结果,两个婆子被捆了起来,交到马圈里,派人看守。等候发落。
尤氏圆滑的一面也可以举些实例。

但是,这又并非尤氏的任性,而是一种面对大是大非的决断。因此,虽然这一次没有给贾珍脸面,接下来她却又实在地为贾珍长了脸。

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尤氏心内的病是什么呢?

一、璜大奶奶来宁国府评理,尤氏应该知道她来由的。
尤氏已经听说闹书房的事了:偏偏儿的早起他兄弟来瞧他,将昨日学房里打架都告诉了他姐姐。
璜大奶奶一进来脸上倒象有些个恼意似的 尤氏假借拉家常,
金钟罩镇住了璜大奶奶。
谁知是哪里附学的学生,倒欺负他。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
这里尤氏特地说附学的,是提醒璜大奶奶你是千方百计求了
琏二奶奶,你侄儿才得了这个念书的地方儿。
这里尤氏强调倒欺负他,是警告璜大奶奶你侄儿才是搬弄是非,调三窝四的祸根。
接下来,尤氏又将此事与秦可卿的病体连了起来。
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的兄弟,又是恼又是气,。。。。。他为这件事,索性连早饭还没吃。
金氏听了这一番话,把方才在他嫂子家的那一团要向秦氏理论的盛气,早下的丢在
爪洼国去了。
好一个尤氏,婶子婶子叫得应天响,在拉家常。说闲话中,将金寡妇羞辱了一番。

图片 5

贾珍和秦可卿之间乱伦的事情。

二、秦可卿患了不明不白的病死了。
此时此刻,为什么尤氏正犯了胃气疼的旧症,睡在床上。
平时尤氏身体似乎好好的,尤氏的病因与秦可卿的死因同样十分蹊跷。
也许尤氏患病是虚,不愿料理事务是真! 这与扒灰搭界吗?
装病充满尤氏对苟合勾当的不满。 装病充满尤氏对苟合勾当的抗议!

贾敬为躲贾府的一团乱事,独自躲在玄真观修行,除下除夕祭祖,概不回家。当家人慌慌张张跑到荣府报与尤氏,贾敬归天,我们看尤氏如何表现:

尤氏是贾珍后娶的妻子,娘家势力单薄,性格温顺。贾珍作为族长,宁国府的掌门人,仗着亲爹贾敬不管他,尤氏又不敢管,成日家花天酒地,不思进取。这还罢了,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他和自己儿媳秦可卿之间的事情。秦可卿貌美如花,她既有宝钗的鲜艳妩媚,又有黛玉的风流袅娜,还有王熙凤的心机谋算。是贾母眼里第一个得意的重孙媳妇。

三、贾二舍偷娶尤二姨东窗事发。 尤氏确实理亏,她是怎样应付凤姐吵闹的?
尤氏一是推委。
尤氏只骂贾蓉:混帐种子!和你老子做的好事!我当初就说使不得。我何曾不劝的?也要他们听!
二是推车撞壁,一付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只好听着罢了。 三是陪笑脸。
尤氏贾蓉一齐笑说:到底是婶娘宽宏大量,足智多谋!等事办妥了,少不得我们娘儿们过去拜谢。
尤氏忙命丫头们舀水,取妆奁,伏侍凤姐儿梳洗了,赶忙又命预备晚饭。尤氏亲自递酒布菜。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在吃吃喝喝中收场了。

尤氏惊闻噩耗,一时又竞没个着己的男子来,未免心底忙乱。但尤氏并未真的惊慌失措,而是迅速冷静了下来。

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贾珍不行,他偏偏吃的是窝边草。他和秦可卿的事情,宁国府里传的沸沸扬扬,连焦大都知道了,骂他们爬灰。

尤氏,才能拔萃,人缘颇佳,做事热心,手腕老练,这个女人不寻常!
红楼梦到80回就剪书了,尤氏的最后结局无从知晓。
但是,我们就从这八十回里可以看出,尤氏也是一名苦楚女子。尤氏表面既是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官太太,又是显显赫赫宁国府后庭一把手。
其实,这全是应景儿的虚名。
为什么贾珍之流时时对尤二姐。尤三姐吃豆腐,吊膀子?为什么凤姐能实现弄小巧借剑杀人害死尤二姐?
其中一个因素:尤氏无根无底,贾氏家族实权人物根本就没有把尤氏放在眼里。
尤氏在情上也是一片空白。 贾珍是个男女兼蓄是色魔:
贾蔷、十五岁以下的孩子、秦氏、佩凤、偕鸾、文花。。。。。贾珍饮酒作乐,至四更时,往佩凤房里去了。
也许尤氏天天独守空房。 尤氏是活寡妇? 薄命,尤氏。

首先,她忙卸了妆饰,立刻名人把观里的那些道士给锁了起来,等贾政回来问询,以防万一。

秦可卿感到羞辱,上吊死了。贾珍也不避讳,哭的泪人一般。因过于悲痛,年近轻轻的就拄个拐杖。也不怕别人说闲话,还给秦可卿弄了个万年不坏的楠木棺材。尤氏嫌不好看,称病不出,贾珍无奈,让凤姐代为办理丧事。

尤氏为何不吃秦可卿的醋

接着,她又亲自出城,在男人堆里主持入殓等丧事。她沉着果断,处理事情有条不紊,贾政回来赞不绝口。

种种迹象表明,尤氏是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的。只是碍于贾珍的淫威,面上不敢发作而已。以尤氏的精明干练,她心里肯定知道外面有人议论。

常言说的好:卧睡之榻,岂容他人酣睡?尤氏是贾珍的女人,贾珍居然背着自己去偷儿媳,而这个儿媳,其实和自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因为贾蓉不是自己生养的。那么尤氏为何不吃秦可卿的醋?要知道,女人保护自己是天经地义的事。秦可卿作为儿媳妇,居然与公爹乱伦,在当时即使是唾沫星子也能把她淹死。

凤姐生日,贾母提议凑份子热闹,由尤氏打理。凤姐讨好贾母,替李纨出了份子钱,为人处世,表现得滴水不漏。尤氏因此打趣凤姐做人不能太满。

贾珍和贾蓉与她的继妹妹尤二姐尤三姐的不堪之事,也是尤氏的心病。

其一,尤氏一开始不知道。既然是偷情,肯定是偷偷的干活,秘密地进行。彼此心照不宣,宽衣解带,哪里会在公开场合大搂大抱。秦可卿是个孝顺的儿媳妇,刚开始肯定没有什么把柄。

图片 6

尤氏的父亲,又娶了后妻尤老娘,尤老娘又带来了尤二姐尤三姐二人。这两个人,相貌都很出众,连贾母都说尤二姐比凤姐漂亮。

其二,尤氏认为秦可卿看不上自己男人。贾珍很猥琐,即使是自己也未必能看得上。秦可卿是大家公认的美人胚子,嫦娥爱少年,谁不喜欢年轻一点的,儿子贾蓉青春年少,正当妙龄,和儿媳相当,正是天作之合的一对金童玉女,谁知道会节外生枝?

银子送与尤氏,尤氏知凤姐花花肠子,并未出李纨的份子钱,便也把平儿的银子退还给了平儿;凤姐有意拉出周、赵两位姨娘,尤氏果断地退了两位姨娘的份子钱。

因为漂亮,就被贾珍和贾蓉惦记上了。贾敬去世,尤氏让尤老娘来护家看院,尤老娘只得带上两个未出嫁的小女,一起起居她才放心。贾蓉到家,听说他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他父子俩共占一个女子的禽兽行为,恐怕满院皆知,尤氏岂有不知之理。

其三,两个人辈份有悬殊。再不要脸,也不至于老公公钻进儿媳妇的被窝,尤氏虽然知道贾府的石狮子都不是干净的,但绝对不能荒唐到儿媳妇和老公爹睡在一起。这传出去,大家还要不要脸。或许,尤氏不知道,无脸无皮,才能天下无敌。而贾珍一贯的是臭不要脸。

可见尤氏的手腕并不低与王熙凤,她更不怕王熙凤,甚是敢与王熙凤互掐。

因为贾蓉根本不忌讳,当着丫头们的面,就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想你呢。”……接着,贾蓉又和二姐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

其四,贾珍是族长,虽然平时做事有点荒唐,不靠谱,但绝对不能上儿媳妇的床。这事抖露出去,谁的脸上也没有光彩。可贾珍居然就这么做了,而且心里很坦然,可见是个十足的败类。

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只不过是宁国府理亏,尤氏只得以柔克刚;况且,王熙凤那么闹,也闹不成什么名堂,尤氏要真是针尖对麦芒,那才是她无能。

众丫头看不过,说贾蓉,贾蓉根本不在乎,又胡说了一通不堪的话。

其五,秦可卿为人很好,举止很稳重,即使是贾母等人对秦可卿都评价很高,尤氏即使发现了什么,也不敢贸然行事。毕竟捉人要赃,捉奸要双。自己没有证据,怎么能够把这么大的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这话好说不好听呀。

查抄大观园后,惜春要尤氏带走入画,与宁国府彻底划清界限,尤氏十分无辜,却一忍再忍,忍了这口气。这当然也不是尤氏的懦弱,体现的全是她的一颗怀柔之心。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更别说这种事了。否则柳湘莲怎会说,宁国府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其六,贾珍的淫威。贾珍是个什么东西,儿子贾蓉尚且被他骂得不知东西南北。尤氏纵然知道了什么,能够阻止住贾珍吗?显然不能,这是一个什么男人,坏透了猥琐丑恶的男人,尤氏能哪有什么办法。后来尤氏的两个妹妹来到贾府,还不是受到贾珍的轻薄与侮辱。

尤氏就是这么样识大体、明大理,该糊涂的时糊涂,该伶俐时伶俐。决断时快刀斩乱麻,隐忍时稳如泰山。

惜春年龄太小,不晓世事。贾珍做这一切,对谁的伤害最大?尤氏。她这样怼尤氏,真得有点不公平。最坏的人,是她的哥哥贾珍,却要嫂子尤氏来背锅,确实让人心里不舒服。

其七,尤氏没有地位。看看尤老娘就知道尤氏和贾府的地位不般配。一个地位悬殊的人来到贾府,还不是只有忍气吞声的分。看看后来,王熙凤把尤二姐接回了家,对尤二姐百般折磨,又逼她自杀,居然还到尤氏面前大哭大闹,这么没地位,尤氏如何能在贾珍面前抬起头来。

图片 7

不过纵然如此,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尤氏还是知道了秦可卿和自己丈夫的丑事。为了抗议这种不要脸的行为,在秦可卿风风光光下葬的时候,尤氏躲在屋里不出来,理由是害了胃病。其实哪里是胃病,而是心里难受,说不定对贾珍,对秦可卿有种说不出来的憎恨。不过人已经死掉了,也终究无可奈何,不过是一个生闷气罢了。

面对生面生活中的一切,她不曾有丝毫的软弱,更没有懦弱,有的是绵面藏针,以柔克刚,打着一次次的太极。至少,上文提到的七件事,就足以证明她绝不是锯了嘴子的葫芦。如果仔细地说给王熙凤听,王熙凤也当会哑口无言。所以,尤氏与王熙凤互掐,不必谁看不惯谁。真的给尤氏一篇天地,她也能够叱咤风云。

尤氏:其实也是聪明人

最后,我们只能感叹偌大的贾府,也就她接近贾母的人生境界,其本领,堪与贾母比肩,其才能却得不到充分的发挥。她极尽完美,却屡屡被低估与忽视。这是命运对她的捉弄,是她作为一位红楼女子的薄命之处。

在《红楼梦》中,贾珍的继室尤氏不如她的两个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有名,在书中也就是个打酱油的。她作为贾家的孙媳妇,没有王熙凤那么赫赫扬扬,也没有李纨那样殷实的家庭背景,在人们的印象里,她总是默默地伺候老太太、太太们,对丈夫的行为只能视而不见,不能管也管不了,她好像总是那么窝囊地活着。其实,拨开那些表面的东西,尤氏完全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珍爱红楼梦 重酬征稿

尤氏最擅长的是装糊涂。她的丈夫贾珍是个吃喝嫖赌的放荡男人,家中养着一大堆小老婆,和自己的儿媳妇秦可卿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贾珍的父亲死了,尤氏的母亲带着她的两个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来祭吊,贾珍不顾有孝在身,又和尤氏的两个妹妹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一切,尤氏都明明白白地看在眼里,但她不吵不闹,不大哭不上吊,在贾府赚足了贤德名。

期待你的参与

尤氏还善于示弱。贾琏在贾珍父子俩的撮合下娶了尤二姐做二房,被王熙凤得知,打翻了醋坛子,跑到宁国府大闹一场。贾珍已经躲出去了,只好由尤氏出面接待。王熙凤对尤氏又是撒泼,又是打闹,眼泪鼻涕摸了尤氏一身,两手搬着尤氏的脸,一通逼问,说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得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也不怕你,也不听你说尤氏也不和凤姐理论,哭着示起弱来:何曾不是这样!你不信,问问跟的人,我何曾不劝的?也得他们听!叫我怎么样呢?怨不得妹妹生气,只好听着了罢了。尤氏的一席软话,说的凤姐也不再向前施展了。

详情请点击→征稿

尤氏也是一个有才有德的人。贾母让众人凑份子为凤姐过生日,然后将生日party交给尤氏去办。尤氏将钱收齐了,又将平儿、鸳鸯、彩云、周姨娘和赵姨娘的份子退给了他们,众人都对她十分感谢。其实,尤氏完全可以把这些钱塞进自己的腰包里,反正也没有人去打听。但尤氏不是个贪心的人,她将钱退了回去,赚足了好名声,可见她很会笼络人心。虽然尤氏退了些钱回去,生日宴会却毫不逊色,不但有戏,连耍百戏的,并说书的男女瞎儿全有。可见,尤氏办事也毫不含糊,也算是个有才能的人。

脂砚斋多次在批语中评价尤氏尤氏可谓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惜乎不能谏夫持家。尤氏不能谏夫持家,不是不贤惠,而是没有这样的政治资本,就算她去打去闹,也没人为她撑腰。如果她也有王熙凤这样的出身,想来应该比王熙凤强十倍。以她的出身背景,即便不能谏夫持家,在贾府这个人人钩心斗角,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环境里,能保住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地位也算得上是一个聪明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