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祥裕:走进百色   搜寻历史珍宝

图片 5

百色属半丘陵区,地处右江盆地上游,海拔120米,为鹅江(也叫“剥爱河”)与澄碧河半环抱,鹅城(百色城)是个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的好地方。
鹅城的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许多地方只要挖下地面一、两米深,就会冒出地下水来。挖下数米,在四周砌砖头或石块,倒下小石头、粗沙子等过滤水质,就可成为一口简易的水井。鹅城的水井有大有小,有浅有深。大的直径一米五左右,小的直径几十公分。浅的一两米,深的达六、七米。

走进百色  搜寻历史珍宝

自清雍正八年建城至今,百色城已有280多年的历史。百色城既是文化古城,也是革命红城。1929年12月11日,邓小平、张云逸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百色城发动了百色起义,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730年,百色(今右江区)筑城设官署。在面积仅有0.25平方公里的百色城,县政府未雨绸缪,为了御敌入侵,方便民生建了多口大水井。在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描绘的百色厅城厢附近图中,明显地标出多口大水井的位置。如文昌井(今百色市公安局旧址大门右侧,已填平)、中府井(今百色中学附近,已填平)、太平街龙平巷的“三口井”、“李公集”两个井(址在旧中山公园,今已填平建右江革命文物馆宿舍)、百色中学门前码头下右边的两个井(今已填平建建设银行宿舍)。稍后,在今百色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宿舍院内,増挖一口“大井”(20世纪80年代因有小孩不小心掉下水井,被填平)。此外,百色城内外一些会馆、作坊、店铺、甚至居民家中,也有自行挖水井使用。

曾祥裕

百色地处桂西边陲,珠江流域西江水系的右江盆地上游,海拔120米左右,属半丘陵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广西博物馆为主体的专家考察队,从1973年以来,经过多年的考古研究,先后在右江盆地发现百色县那毕乡大和村百谷屯旧石器时代遗址、田阳县那赖旧石器时代遗址、田东县高岭坡洞穴遗址群等一批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出手斧、砍砸器等旧石器时代的石器制品数千件。经科学测定,充分说明距今80万年,右江盆地是古人类活动、生息繁衍的地方。他们主要是壮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先民,历史上称为“雒越”“獠人”“俚人”,是岭南百粤各部族的一部分。

井水清凉甜美,用来加工食品,如蒸酒、打饼、制作酱油、发豆芽等品质很好。人们除了饮用井水,还可以到鹅江、澄碧河去挑水用,但并不容易,要走较长的一段路程,还要下码头。

在我记忆中,广西百色与邓小平等领导百色起义息息相关。

百色这个地名名称是壮语译音。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在解放街大码头处水中有一块平整的大石头,民众常常到此洗衣服,壮语字音称这个洗衣地方的读音与“百色”字音相似。二是古时在百胜街坡射巷西面坡地有个最早的小寨叫“博涩寨”,“博涩”与“百色”字音相同。早年百色地域偏僻,交通阻塞,经济文化落后。在清光绪八年编纂的《百色厅志》有如此描述:“百色厅界,周围几及千里,无长江大河之险,当深山穷谷之中,汉土杂居,瑶壮错处……层峦叠嶂,草密林深,往往数十里无人居……至若山多于地,水少于田,则四封皆然。”并称百色为“蛮荒”之地。

水井在战争、救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据史载,1860年,太平天国石达开的军队前往云南、贵州,途经鹅城时,石达开派他的养子——得力的部将石镇吉“率众兵数万,直扑鹅城”。遭到鹅城军民奋力抵抗后,石镇吉命令士兵将百色城团团围困了一个多月。久攻城不下后,石镇吉只好率部绕道而走。如果鹅城没有多口大水井,军民又无法到鹅江、澄碧河去取水,那这场战争的后果不堪设想。早年鹅城经常发生火灾,最为严重的是解放后的1955年4月15日,因太平街居民李某清明节在家燃香点烛、烧纸钱祭拜先祖时用火不慎,酿成大火灾,将鹅城烧成一片火海,烧毁房屋705间(占全城房屋总数20.3%),烧死9人,烧伤25人,其余还有1023户受灾,财产损失人民币130多万元(解放初期人民币)。鹅江、澄碧河离城较远,取水十分困难。如果没有水井,没有全城军民、干部、学生奋力扑救,鹅城定会烧个精光。

百色是邓小平亮相中国政治舞台的第一站,百色起义奠定了邓小平的政治地位。

在漫长的沧桑岁月里,我们的祖先在此辛勤劳作,用双手和智慧开垦这块土地。

1956年,百色城建起了自来水厂。随着自来水管道铺满全城,走进百姓千家万户,水井便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鹅城著名的多口古井,如今只剩下太平街龙平巷的“三口井”了。(实为二口井,1982年修建中山路时,有一口井被填建民房。1983年,百色城军民联合修复好剩下的两口井,并立碑刻字“军民修复——饮水思源龙平井”,作为纪念。)2003年,市政府将“三口井”遗址定为百色市重点保护文物单位,今成为右江区一个旅游景点。

图片 1

直至1680年前后,百色才开始有商旅往来,居民增至几百户,多为壮、汉、回等民族聚居,蔚为市邑。1720年,粤商梁旭率先集资在大街建起粤东会馆。此后云南会馆、永定会馆、灵洲会馆、江西会馆、两湖会馆、五属会馆等先后在百色城建立。商人们誉百色为“龙脉地”“金三角”“小金山”,争先恐后来此地淘金做生意。他们对发展百色的地方经济作出了重大贡献,使百色的政治、经济、军事地位日益显露,逐步成为桂西一个重镇和滇黔桂三省边区的交通枢纽。

民众家中的水井也早已被填平,无影无踪了。如今,许多老一辈的鹅城人,还常常到“三口井”去参观怀旧,回忆鹅城建城以来200多年的历史。

图片 2

清雍正七年,时任云贵总督鄂尔泰在给清廷《拨官兵移驻泗城疏》中称百色“人烟稠密,商贾辐揍,乃滇黔之门户”,奏请清廷将百色自土田州析出,置为厅;将思恩府理苗同知署由武缘、右江镇总兵署移驻百色。鄂尔泰的奏折获得清廷恩准。百色厅衙署建立后,1730年,为避免流氓、匪患、兵灾的骚扰,保官兵民的安全,同知理苗、右江镇总兵蔡成贵等文武厅官下令在百色修筑城墙,将衙署、庙宇等重要地方围墙保护。

图片 3

城墙的周长为1703米,城的面积约为0.25平方公里。城的西北面为长蛇岭和后龙山,东南面为澄碧河、剥隘河所环抱。筑城工程十分浩大,动员兵士及百色厅附近田东、田阳及百色本地成千上万的劳力参与修筑。他们伐木采石,肩挑人扛,挖掘地基,烧制城砖,饥餐露宿于荒野,历尽了艰辛。城墙筑在蜿蜒起伏的丘陵上面,墙体为双羽墙,内墙和外墙中间填满泥土。墙高约10米、顶宽约3米。用40多万块每块长约36公分、宽18公分、厚10公分、约重15市斤的大青砖砌成。中间建有三个护城堡,分别是东门承恩门、南门泰平门、西门怀远门。门高7米、宽5米、门板10公分厚,板面装有大圆钉,十分牢靠。城门关闭后,无人能进入。护城堡高于城墙,以便登高望远。在城内凿有文昌井、中府井、太平街龙平巷的“三口井”、李公集两个井、百色中学门前码头中段右边的两个井等多口供军民饮用的大井。并挖有几个大水塘,建起色丰粮库、盐仓等以备长期防守。

百色纪念馆位于百色市右江区,居高临下,站在纪念馆平台上可将百色城区风景揽于眼帘。全馆总投资约3000多万元,占地面积100多亩,其中建筑面积5500多平方米。馆内设“百色风雷”“革命英杰”、“邓小平与百色”、“建设新百色”等多个展厅。

清咸丰5年同知庆铃募捐民款修复被洪水冲垮的129丈约430米城墙,又在城墙上加修185个垛口,易于将士防守。还在大码头斜坡处建一座炮台,安装四门大炮,以控制要津,加强河防。

至于它的历史,只有这次走进百色古城,才有所了解。

据百色地方志学者李长寿考证:

图片 4

图片 5

百色,是壮语译音,其名称来由有四,当地老百姓公认且广泛流传的主要有二:一是古代在今百色城大码头水边有块平整的大四方石头,高出水面几寸,是天然的洗衣场,居民常到此洗衣服,壮语称洗衣服为“固色”;而洗衣服的地方处于剥隘河与澄碧河汇合的水口,壮语称口为“百”,“百”和“色”合起来称百色。二是在古时今百胜街坡射巷西面的坡地有个小寨,叫博涩寨,坡射、博涩、百色同音。外地来当地任职的流官不懂壮语,用译音称百色。两种说法以第一种说法为多。

百色,清雍正六年(1728年)以前,无名入经传,有者,始于雍正七年(1729年),清廷将思恩(今武鸣县)府理苗同知移驻百色,建立百色厅,这是百色得名之始。从此,中国版图刻上了“百色”二字。

百色又称鹅城,这众所周知,但鹅城别名之来历却鲜为人知。其实百色鹅城别名之来历,也与古城有关。据说,在百色建城前,有一地理先生从外地沿“龙脉”寻找风水宝地来到今百色后山眺望,发现百色城池地盘酷似鹅形,便惊诧地叫起来:“天鹅飞到此下地饮水,宝地也!”地理先生的发现很快在当地附近村民中传开,不少人上后山眺望欣赏,果真发现城池酷似一只展开翅膀,伸着长颈尖嘴插进河中饮水的飞天鹅。鹅的轮廓:今百色镇希望小学(一小)至百色中学西面地段为鹅身,一小前面下坡沿太平街到十字街(爱新街)口为鹅颈,十字街突起高地为鹅头,直至中华街(第二个十字路口)边,嘴甲已伸入到剥隘河(从大码头至上宋渡口河段称鹅江)中饮水,人眼不能看见。鹅的右翼从今军分区起至今市法院、右江区幼儿园左面墙边;左翼从今百色中学至百色饭店、右江日报社、右江区农行止。左右两翼是张开着地。百色鹅城别名由此而得并流传至今。百色建城后,一直是左文右武(由北往南看),即以今八一希望小学为中界,左翼为方官和学子之衙府,右边即为军营驻地。

发现天鹅下地饮水后不久,地理先生因病辞世,村民把他葬于鹅城西北面的高山上。地理先生姓甚名谁,无人知晓,但地理先生生前很喜欢吃鹅肉,村民在每年清明节时,挑生鹅到其坟地边宰杀,煮熟后祭拜地理先生,久而久之,民众称此山为鹅岭(粤语),当地流官画地图时感到写鹅岭不妥,改为探鹅岭,故官书一直沿用探鹅岭一词,而民间仍沿称鹅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