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农村家庭老物件:蝇甩子

蝇甩子,过去农村家庭普遍的驱蚊工具。它是用马尾巴精心加工编制而成,有的还在根部编织出一些花样来。用上好的檀木或红木做杆,握在手中,甩来甩去,就可以驱赶苍蝇了。

在一片大森林里,住着一头笨牛,这头牛一点儿主意也没有,别人说什么它就很轻易地相信,从不仔细地去想想。

一只金龟子,伏在芝麻茎上,一连吃了两颗芝麻苞儿。摸摸肚子,觉得挺饱,便打个嗝儿飞了起来。

蝇甩子什么样子?你看过马和牛吧,大致可以说,蝇甩子是我们先人仿制的马和牛的尾巴,用以代替尾巴的功能。

有一天,笨牛正在草地上吃草,它一边吃草,一边摇着尾巴,为的是赶走牛虻,免得让牛虻吸自己的血。

饭后百步走,这是人类的习惯,却也让金龟子学来了。不过到他这儿,百步走改成了百步飞。

马和牛中午关在圈里休息,它们一边忙着吃,一边要和蚊蝇斗争。它不能停止吃,又不能让蝇子给自己捣乱,也不能让蚊子和牛虻吃自己。这时,它们都是一边忙着吃,一边忙着甩尾巴,驱赶蚊蝇牛虻。

一只牛虻在笨牛身边转了好一会儿,却怎么也不能靠近牛的身边,牛虻想了想,装作很亲热的样子对牛说:喂,朋友,你可真不怕麻烦,吃东西的时候还要不停地摇着尾巴,多辛苦啊!

金龟子飞呀、飞呀,看到山道上走来一队人马。

制作蝇甩子是传统的工艺,经过二十几道工序才能最后完成。要选用上好的马尾,然后选择红木、紫檀等好木头做柄,并经打磨、喷漆,马尾九根为撮,打成梅花节,完整再进行串联。

牛一边吃草,一边说:还不是为了赶走你们这些吸血虫。

呵!人可真不少,队列长长的,旗帜招展,一眼望不到头。这些人是干啥的呢?这小小昆虫的好奇心还挺盛。他见一棵树上站着只白头翁,便飞落在这鸟儿身旁,问道:白头翁爷爷,这些人是干啥的?

古装电视剧中古代名流,手里都拿一个这样的蝇甩子。有高僧、道长、仙人,还有皇帝身边的公公,总之手握蝇甩子的,至少都有半仙之体。上至仙界的南海观音、太上老君,下至僧界的方丈住持都使用蝇甩子,可是叫法却和百姓截然不同,他们把这物件称为拂尘,拂去尘世的烦恼,尽显仙风道骨!

牛虻说:你这可是误会了,我们飞到你们身上为的是帮你们搔痒的,如果真的是顺便吸了一点您的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帮了您的忙总该有些报偿,您说是不是?

这样的大事也不知道?白头翁伸出翅尖捋捋胡子,老气横秋地说,这是当今皇上到泰山封禅回来啦!

蝇甩子在过去人家里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苍蝇拍子、灭蝇药物,窗纱的出现,蝇甩子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牛不理牛虻,仍然吃它的草。牛虻见牛的尾巴仍然在不停地挥动,便又转起脑筋来了:牛啊,有件事情我早就想告诉您,但怕您听不进去。

金龟子不懂什么叫封禅。有学问的白头翁便告诉他:皇帝到泰山筑坛祭天叫封;在泰山南边的梁父山祭地叫禅。是皇帝向天帝汇报工作的仪式,所以才这般隆重。

牛抬起头,看了牛虻一眼说:什么事?你说吧。

金龟子点点头。眼看着那大队人马进了延春寺,便跟进去想看看热闹。他飞进寺内,落在一株柏树上,朝里一看,人们正在忙忙活活地开饭。对面几棵大树的树荫下,摆着桌子,上面放着菜肴。当中坐着个留胡子的老头,想必就是那个皇帝了。

牛虻说:背地里人们都叫您笨牛,您知道为什么吗?

金龟子可算是个机灵的虫儿,他真的没看错。那皇帝正是宋真宗赵恒。宋真宗跟辽邦打仗,在金沙滩被辽军打败,连杨家将的老令公杨继业也阵亡了。后来双方讲和,这位打了败仗的宋真宗却反而要向老百姓夸耀战功,说他打的是胜仗。还听从了大臣三司使丁谓的怂恿,带了人马来泰山封禅。想用这个举动掩盖他的败绩,欺骗老百姓。

牛气呼呼地说:那到底为什么呢?

这些内情就连有学问的白头翁都不清楚,老百姓自然更蒙在鼓里。这些事不去说它。只说金龟子很想飞近前仔细瞧瞧这位皇帝的模样。可是又一看,皇帝身旁站着好几个拿蝇甩子的男人,就又缩回去了。

牛虻说:还记得去年夏天吗?那次老虎险些要了你的命,还不就是因为您那条该死的尾巴被树枝给挂住了吗?

蝇甩子是一种常用工具,一根短棍上拴一束马尾,用来驱赶苍蝇,所以叫蝇甩子。而这几个拿着蝇甩子替皇帝驱赶苍蝇的汉子,便是宫中的太监。可能因为那时正是夏天,苍蝇很多的缘故,太监们人人都拿一把蝇甩子。后来舞台上、电影电视里,扮演太监的演员就都必拿蝇甩子做道具了,大概就是从这儿学来的吧!

牛想了想,点点头说:的确,那次真是好险啊!

这些都是题外的闲话,说过拉倒。还是继续讲金龟子的事。

牛虻说:这样一条招灾惹祸的尾巴要它干什么?趁早弄掉它。

金龟子虽然不是苍蝇,可如果让蝇甩子抽上一下,大概也好受不了,于是便放弃了观看皇帝的念头。他从寺院飞出去,到寺门口那儿一看,山门前站着几个小孩,其中有他认识的男孩小三子。金龟子便飞落到小三子的衣襟上,问他:小三子,你在这儿干嘛?

牛觉得牛虻的话有道理,于是,便去找老狼,请老狼将自己的尾巴咬断。老狼乐得有一条牛尾巴吃,张开大嘴,只几下就把牛的尾巴咬了下来。牛疼得哞哞直叫,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想看看皇上呗!

牛虻看到牛成了秃尾巴,乐坏了,急忙找来了一些弟兄,一群牛虻肆无忌惮地扑到了牛的身上,尽情地吸食牛的血,牛这才知道上了当,后悔莫及。

皇上在庙里哪,你进里边看去。

牛虻为什么要叫牛弄掉尾巴?牛听信了牛虻的话,最后怎样啦?

小三子指指门前的卫兵,说:这些家伙不让进。

他们正在谈着,一个穿官服的半大老头走出来。他一边迈着四方步一边剔着牙缝。他是谁呢?原来就是撺掇皇帝封禅的三司使丁谓呀!

丁谓也有个饭后百步走的习惯。他一边走一边数数儿:28、29、30突然,他看到小三子衣服前襟上的金龟子了,急忙三步两步跑过去,伸出三个手指,一下子就把金龟子捏住了。

金龟子倒是发现这家伙不怀好意,没想到他迈着方步却冷不丁跑起来,再说金龟子属于鞘翅目的昆虫,他那金光闪闪的前翅,是角质的,只起保护后翅的作用,唯有后翅才能展开飞翔。可等他刚把前翅掀起,后翅还没展开的时候,丁谓的三个手指已经捏过来了。

干嘛!干嘛!金龟子的六只脚爪用力抓住小三子的衣服,一边尖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