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风情录——喇嘛林寺

图片 1

相传藏传佛教的佛祖释加牟尼诞生和圆寂的日子是藏历四月十五日,为了纪念这一天,门巴族地区的所有寺庙念经祈祷,举行各种宗教活动。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到时每家都要拿出一定数量的糌粑、酥油和青稞酒,交给寺庙,寺庙的喇嘛再把糌粑做成“措”分给大家吃,众人互相敬酒吃喝,到晚上,每家房前屋后还要点酥油灯,以示庆祝,并把这一天作为进入农时的标志,从这一天开始,人们就要开始做农活了。

发表于 2006-10-06 18:22

15:30喇嘛林寺离八一镇不远,距今也有500年的历史,它座落在一个小村庄的深处,我们顺着一个小小的斜坡往上走,两旁或是有圈养的马厩,有藏式小饭馆,有建造得如同花园别墅的小洋房,其间鸡犬相闻,藏香猪悠闲地散着步,到处是美丽的雏菊带着露水摇曳,这个寺庙不算大,但游客去的很少,完完全全地保持了原生态的状态,所以民风很纯朴,没有伸手要钱要东西的。登上这座汉藏合壁的三层宝塔塔顶,金色塔顶掩映在群山的环抱中。这里也是要脱鞋才能进入塔内,里面供奉的是莲花生大师。在塔前的草坪上一群藏民聚在一起不知为何事。同样在大殿门口也聚集着很多的藏民,我们上前想看个究竟,被马导一把拉进殿堂,原来里面在做法事,在颂经,有开光和灌顶仪式,象我们这样的不知者无畏的不速之客也被这宗教气氛所感染。有象活佛的喇嘛让几个小喇嘛分发给我们一些开过光的糖果、糕点。挤在门口的那些藏民也等着那些由寺庙施舍的糌粑。我幸运的拿到了一大块象窝窝头的糌粑,不知如何品尝。一位慈祥的藏族阿妈手指指糌粑,向我笔画着就那样的张大嘴吃就可以了。她身后背着一个2岁左右的小男孩,眼睛睁得大大的瞧着我,我把开过光的糖果给他,他高兴得不得了。这位老阿妈双手合揖的连连道谢。我用手掰了一小块糌粑放入嘴里,原来糌粑的味道对于我们这些在大城市出生成长的孩子来说,可以说是难以下咽,但这种以青稞为主要原料的糌粑却是藏民的主食。在我正在为如何处置这剩下的大半块糌粑而发愁时,看见一位瘸了腿的藏族老爷爷盯着我看,当我把手中的糌粑递了过去,他马上如获至宝地捧着,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频频向我点头。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这是寺庙里施舍的糌粑格外的珍贵还是由于藏族人民的生活现状还是处于解决温饱阶段。我想虽然他们贫穷落后,但他们在精神上是十分的富足的。出得庙门,转回头去,喇嘛林寺前云杉耸立,经幡飘扬,我不由地担心我们的到来是否会有意无意地玷污他的美和纯洁,大自然以最纯净的元素、最和谐的韵律和最无私的襟怀呵护着生灵花草,而我们人类对大自然又做了些什么呢?在上车前,有个藏族小女孩手捧帽子朝我奔过来,原来她送来了奶渣和糖果。她会说点汉语,我们上车拿了一些铅笔文具给她,她腼腆的一句话都没说,望着我们远去的车子,奔了好长一段路。有人说西藏是净化心灵的地方,此情此景,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在藏区的清晨,往往会看见每户人家屋顶或者寺庙的桑烟台,缕缕烟雾升上天空,请不要惊诧,那是煨桑—,是人们给神灵寄去虔诚的邮件。

     
煨桑是青藏高原上神秘的原始祭祀仪式。它既是十分重要的宗教活动,也是民间传统的宗教习俗。煨桑在藏区是十分庄重而又神秘的,可译作薰烟或薰香烟。煨桑发出的滚滚烟雾称“桑烟”,“桑”意为净,薰烧的洁净、圣洁的烟雾,有的地方也称烧柏香。

     
每当百姓家中举办婚丧大事或将要出门远行,每当举行各种节庆、大小宗教仪式的时候,人们带上从山上砍来的结有绿豆的柏香树枝和事先备制好的酥油、糌粑、青稞来到神山顶、道路旁、屋顶、村寨、寺庙的桑烟台、神坛和护法神庙。煨桑时,先将小柏树枝、檀香树枝摆放在桑烟台上,在阵阵祈祷诵经声中点燃。每当这时,在神山、神坛、神塔煨桑的人群川流不息,形成庞大的人流;随着庄重神秘的祭典,带着浓烈柏枝、檀香树枝、酥油、糌粑香味的桑烟与龙达一起飘上天空,请求战神、凶神、山神、寨神、水神、树神和财神保佑他们近期战胜敌人和困难,逢凶化吉化险为夷,保佑亡灵早日得到超渡,请求大慈大悲神佛指点人生,给人们安排美好的来世。而更多的人则祈求天上的众神保佑自己的家人事事如意,身体安康,六畜兴旺,五谷丰登;保佑今生幸福,来世美好。

     
煨桑人薰起的带着浓烈柏枝、檀香、酥油、糌粑、奶酪等各种人间珍品香味的桑烟,就是奉献给神灵的珍贵贡品。烈火将珍品化为浓浓的香烟送上天空,那就是人们给神灵寄去的虔诚的邮件。他们希望天上大慈大悲的众神品尝人类圣洁的美餐。那从每户藏家神坛上和神山、寺庙桑烟台升起的桑烟就是一个个虔诚的心愿和美好的祝福。希望“风”这个诚实的信使把人们的厚礼早日带给众神,祈求众神应允众生所求,保佑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