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地区旧时“撒花生壳”等种植习俗

桂西东兰县的壮族妇女种花生前,将花生壳撒在路口,边撒边诵“撒花生壳谣”,让行人踩碎。民间认为,这样可使花生出苗齐、丰收。种花生以石灰粉作基肥。

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塔吉克族播种节是塔吉克族的农事节日,塔吉克语称播种节为“哈莫孜瓦斯特”,又名铁合木祖瓦提斯节。

永州瑶族生产习俗

桂南的北部湾沿海各县市种花生时,剥花生种后,花生外壳弃于路上,任人踩踏。民间认为,这样可使花生丰收。容县一带,端午节时小伙子们到地里踩踏花生苗。老人说,年轻人吃得饱饱的,踩了花生苗,花生果又多又饱满。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据说在旧社会的播种节,那些生活贫困、缺乏种籽的人们要全家出动去接种籽以解燃眉之急,现在的撒种与接种不过是一种仪式而已。塔吉克人的播种节还有向客人泼水的礼俗,这一天塔吉克人家中若来客人,临别时,早已端着一盆水等候在门外的妇女待客人一出来就向他身上泼水,表示敬意。

境内瑶族因居住的地域不同,耕作方式各异。居住在平丘区的瑶族,其耕作方式与平丘区汉族相同,不再赘述。这里主要记述山区瑶民的耕作习俗。

桂东北全州县东山乡盘瑶春种玉米时,主妇须用围巾和其他布类将种子包好,路上十分小心,不让种子掉落地面。到了开垦好的地里,便把种子挂在地边的树桠上。在点播或播种时,如果不小心种子泼落地上,不论泼落多少,绝不能捡起再播,种子也不能沾嘴。民间认为,若犯了这些规矩,会惹来鸟害、鼠害。播种全由妇女们包干,瑶谚云:“公鸡不下蛋,牯牛不下仔。”妇女们撒种,多子多生多丰收。

引水节过后,第二天就开始播种节,又叫耕种节。当引水入灌溉耕地之后,便开始耕地播种,这时要举行“哈莫孜瓦斯特”仪式。届时,全村人聚集田野,都把耕畜、工具带到地头,祝贺春播开始,各家各户都带一点麦子放在一起,先由村中德高望重的人作祈祷,然后推举最有耕作经验并且子嗣众多的农民率先撒种。据说,这种人撒种,可以获得丰收,所以大家请他撒下第一粒种子,以求吉利。被推举者喜笑颜开,口中念念有词,拎着种子一把把地向田间早已等待在那里的人群身上撒去,大家拽着衣襟,笑声阵阵,往种子撒落处簇拥着,以此表示对春耕播种的祝贺。撒完种子,由一人牵着一头膘肥体壮的耕牛到地里象征性地犁几下,并撒几把麦种表示开播。

游耕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永州境内的瑶族大多被赶进深山,居无定处,有“锄头扛神堂,过山为家乡”的游耕生活历史。他们择地而耕,种山而食,食尽一山,另移一山。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土地改革,山区瑶族人民分得田土山场,变游耕为定耕,结束了千百年过山游耕的苦难历史。

在边远的瑶山,迄今还存在游耕的方式,即砍荒烧山,草里收粮,吃尽一山过一山。砍荒烧山,高山陡岭的山槽鼻地,有山石间隙最好,这里地势低凹,林木茂盛,陈年林叶积厚,肥力充足,时有巨大山石突起,拦截了山水的直接冲刷,保护了肥泥沃土,加上砍荒烧山的草木灰,适合种植粟黍。砍荒烧山之日,起床、吃早饭、备物品、出门、进山,整个过程都忌讲不吉利话,动刀前默记山神土地,祈求庇护,烧荒开垦顺利,播种风调雨顺,栗黍秋后丰收,等等。点火后离开山场,不得回头张望。民间认为,回头将使草木燃而无烬,撒种发苗不齐。种子撒完后不得拍手去尘,否则作物将会生长不好。收获后随手抛荒,次年另选山坡砍烧,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周围的山坡砍尽了,迁徙它处,由此得名“过山瑶”。这种破坏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的落后生产方式,随着人们认识不断提高,吃尽一山又一山的游耕,逐渐被耕种熟土的定居耕作所代替,从而稳定了生活,避免了过山迁徙。但仍是“种完近山种远山,八年回种老荒山”,轮种轮歇,较为粗放,尚待改进。

是日,各家农户先要烤馕,还要做一种叫做“代力亚”的饭(将大麦碾碎煮熟和压碎的干酪混合在一起做成的一种饭)。各家都把耕畜、工具带到地头,先由村中德高望重的人作祈祷,然后由最有耕作经验并且子嗣众多的农民率先撒种。据说,这种人撒种,可以获得丰收,所以大家请他撒下第一粒种子,以求吉利。撒种时还要烧点烟,还将喂牛的面团(饲料)捏成耕牛及犁具形状喂牛。

烧垦
俗称“种火土”。头年冬天选好山地,将灌木荆棘砍倒,待干后放火焚烧,然后在灰土上用尖木棒扒穴种上玉米、豆类等旱粮作物,随用脚踏即可,任其生长,不需中耕追肥,只问收获,产量极低,叫广种薄收。烧垦土一般轮种三年,待林木长高后再择地烧垦而种。

生活在喀斯特石灰岩大石山区的毛南人,可供耕种的土地有限,人们对土地十分珍惜,“土能生黄金,寸土也要耕”。如果发现可耕的荒地,人们就扛起脚踏犁去翻几块土,结草插个“地标”,别人见了不再抢种。山上石缝没有土,用泥箕装了山下的土运上山,填满石凹种作物。

一人撒种时,其余人都将衣襟宽宽地撩起,让种子落进怀内,并要将这种子带回去。然后请一位有福气的老婆婆坐于地中间,一个人象征性地围绕她转圈并翻挖土地,而后,人们相互分发剩在口袋里的种子。干完地里的活,大家互相拜节。当前来拜节的人出门时,妇女跟随其后出来洒水,以祈求丰收。

妇女播种
瑶家播种归妇女,妇女播下种子能“多子多孙”长出许多粮食来。妇女春天播种时,必须用布袋将种子包扎好,严防种子掉落地面,到山地时,种子袋要挂在树枝上。撒播地掉落在地里的种子,不能拾捡,这叫落地生根,不能过手二次,否则会引来老鼠、麻雀为害。种子不能沾嘴,人过口就等于为鸟兽觅食放行。

防兽
山区瑶民有一套独特的防兽措施;一在作物地里竖立草人;二在风口山涧安置风梆、水梆;三在庄稼周围毁兽路、放砣板、装夹子、安套子、挖陷井、架弩炮、点火把;四在作物附近撑棚搭厂,夜间驻厂、敲梆吆喝、驱赶野兽。

狩猎
居深山老林的瑶族人民,擅长狩猎,且喜爱共猎。一是独猎,在野兽出没处挖壕井、置铁夹、安套索、架弩炮等,这种独猎活动所获猎物,归个人所有;二是共猎,这是山区瑶族男子最喜爱的一种活动。每次进山打猎,都是合伙进行,少则5-7人,多则10-20人,有的守卡、堵击、有的围山驱赶、吹牛角或口哨作信号,唆使猎狗窜山搜索,向野兽发起进攻。如发现成群野兽,跟迹追踪,有时翻山越岭紧追几十里,甚至连追一、二日,直到猎获为止。猎物的分配,见者有份,即使是过路客人,只要他吆喝一阵,也能得到一份。按瑶家的俗话说,“打得野猪死大家有肉吃。”猎物内脏煮熟大家共食。兽肉分成若干份,参与者一人一份,带抢带狗者各增一份,开枪击中的分得兽头或百分之十的兽肉。此俗久传不衰,至今依然。

境内瑶族因居住的地域不同,耕作方式各异。居住在平丘区的瑶族,其耕作方式与平丘区汉族相同,不再赘述。这里主要记述山区瑶民的耕作习俗。

游耕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永州境内的瑶族大多被赶进深山,居无定处,有“锄头扛神堂,过山为家乡”的游耕生活历史。他们择地而耕,种山而食,食尽一山,另移一山。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土地改革,山区瑶族人民分得田土山场,变游耕为定耕,结束了千百年过山游耕的苦难历史。

烧垦
俗称“种火土”。头年冬天选好山地,将灌木荆棘砍倒,待干后放火焚烧,然后在灰土上用尖木棒扒穴种上玉米、豆类等旱粮作物,随用脚踏即可,任其生长,不需中耕追肥,只问收获,产量极低,叫广种薄收。烧垦土一般轮种三年,待林木长高后再择地烧垦而种。

妇女播种
瑶家播种归妇女,妇女播下种子能“多子多孙”长出许多粮食来。妇女春天播种时,必须用布袋将种子包扎好,严防种子掉落地面,到山地时,种子袋要挂在树枝上。撒播地掉落在地里的种子,不能拾捡,这叫落地生根,不能过手二次,否则会引来老鼠、麻雀为害。种子不能沾嘴,人过口就等于为鸟兽觅食放行。

防兽
山区瑶民有一套独特的防兽措施;一在作物地里竖立草人;二在风口山涧安置风梆、水梆;三在庄稼周围毁兽路、放砣板、装夹子、安套子、挖陷井、架弩炮、点火把;四在作物附近撑棚搭厂,夜间驻厂、敲梆吆喝、驱赶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