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庙会寻年味儿

图片 2

经济学家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请进来,走出去”。对于庙会经济文化这个完全国粹的东西,我们无法向老外讨教,但很多老外的发展文化经济的经验却值得我们效仿和借鉴。一是回头看;二是站高了看;三是往远看;四是看明白的就别乱看
当下的庙会除了保存传统的风幡、飞叉、摔跤、拉洋片、大鼓、杂技、口技、高跷以及厂甸独有的图书摊、古玩、民间工艺品等之外,还吸收了青年人喜欢的现代摇滚歌舞、乐队表演、歌曲舞蹈、极限轮滑表演、歌舞组合、时装表演和抽奖等活动,增添了时代感,体现了中华文化兼容并蓄的传统。但东方人的文化背景难以全盘照抄巴西式狂热,如果放弃自己的传统根基,就只能剩下群体活动或追逐商机的活动日,难以形成浓郁的文化气候。
深刻反省庙会的文化内涵,新庙会精神带来的庙会产业飞跃不是神话。怀着一个对庙会文化格外钟情的情结,笔者放胆侃谈几点。
1.回头看。目前国内各地的庙会数不胜数,最负盛名的有北京地坛庙会、南京夫子庙庙会和上海城隍庙庙会。在海外,凡是有华人社区的地方都会竭力举办具有庙会特征的节日民间艺术展示活动。各色庙会纷纷出现,不仅吸引更多的人群参与进来,同时也是中国人割不断、舍不掉的节庆生活方式。
因此,传统之为传统,即因为它有着历史传承,而在传承中的经验就足以给现代人更多的启迪。在对文化庙会内容创新的同时,多挖掘一些我们已经濒临失传的、曾经深受老百姓喜爱的文娱活动,对于今天的主办者来讲,不仅是创新,同时也为拯救传统文化做出了贡献。整合多了,又可以凑出一台国家级大戏,说不定哪个有眼光的文化团体全方位打包,将中国的庙会文化开到国外去,既弘扬国粹,又赚外国人钱,何乐而不为?
2.站高了看。中国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儿,虽说是民俗文化,但谁又能够否认,将民俗玩得高雅了,本身就是时尚。风靡世界的中国唐装、中国红,老外由衷叫好的杨丽萍的“云南印象”,都是将大俗演绎成了大雅。今天的我们说:你能够将“土得掉渣”演绎成时尚,你就是时尚。北京庙会办了十几年了,没有卖出什么出新出奇出彩的值得留念的庙会纪念物,庙会上也未见过几个著名厂家的广告。这本身就表明了主办者没有将庙会文化放到一定的“高度”来综合策划这事儿。有句老话,人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庙会主办单位虽然也是为“稻梁谋”,但做事情若没有个大气的“范儿”,又如何能够创造“范儿”的品位和业绩?据悉,上海的“龙华庙会的传说”欲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的门头沟文化庙会、厂甸庙会已然入选,我们衷心希望他们的入选能够少些政治色彩,而多些实在的人文关怀,能够“入得进”“走得出”。如果现在有一家国际性的大公司承办庙会,在北京数十家庙会中办成“精品庙会”,试问,接下来我们还有得玩吗?
3.往远了看。“碧眼胡商,飘洋香客,腰缠百万,列肆高谈。”昔日的中国庙会不仅仅是国人之间做生意的良好场所,同时也吸引大量外国商人穿梭其中。在上个世纪80年代庙会重新恢复之后,还是清一色的黄
皮肤黑眼睛。但这几年庙会的盛况已经引起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英、美、俄、日、西班牙等国新闻媒体都给予了不同形式的报道。这在将来会产生多大的市场效益还无法计算,但已经为庙会经济对国际空间的开拓做了一定程度的舆论准备。北京的宣武区甚至希望通过再现厂甸老北京风味庙会作为旅游“突破口”,以“庙会经济”来拉动整个区域经济的发展,庙会经济发展潜力的巨大可见一斑。
中国传统的庙会文化正在日益地“与国际接轨”。石景山游乐园的洋庙会和朝阳公园的国际风情节等“国际风情”浓郁的庙会更是吸引了大量的游客追捧。这正是应了那句话,庙会离传统很近,离时尚不远。只要办出自己的特色,就会风光无限。
4.别乱看。在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女人也越来越不女人的时代,“别乱看”对于庙会经济文化绝对也是当头棒喝。老百姓常讲,干什么吆喝什么,庙会有其核心的文化土壤,如果太剑走偏锋瞬间吸引眼球还可以,想要持续性发展可能有难度。这也是为什么在京城数十场庙会,尽管主办者费心劳力,有些还是政府出面,但似乎除了地坛庙会,其他都尚未入得挑剔百姓眼帘的原因。时尚界有句话,如果到一个场合,你不知道自己要穿什么,就请选CANIA。文化界有句俗话,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请庙会形成自己的外在印象、品牌印象,用商业的角度经营文化,以文化的角度包装商业,聪明的中国人应该无往不胜。
北京的庙会越来越火爆了,关注庙会经济的人也越来越多。然而,庙会市场蛋糕虽大,但并非人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中获取丰厚的回报。庙会的经济文化脉络纵横交错,涵盖众多领域与文化阶层,而它特殊的亲民性和人文关怀却时刻提醒我们,庙会离时尚不远,就在当下。别乱看。

“北京过年一点热闹劲都没有。”第一次在北京过年的张文林有些失望,他去年退休,今年到北京跟儿子一起过年。相比老家的鞭炮喧天、串门拜年,北京的年过得太安静了。

  虎年将至,庙会也进入了旺季。中国的庙会已有数千年历史,大大小小的庙会数以万计,但却没有统一的全国性组织,也缺乏常规交流活动,更少见高端学术研讨。庙会如何走进当代、走向未来,在发展民族文化、振兴文化产业和建设和谐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近日,在东城区文化馆召开的首届庙会文化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节庆文化专家与北京地坛庙会、苏州轧神仙庙会、泰山东岳庙会、成都武侯祠庙会、重庆丰都庙会等全国著名庙会主办者共聚一堂,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今年北京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力度比往年更大,即便是除夕,也只能听到零星鞭炮声。因为外地来京务工者多数返乡过年,北京平日繁忙的道路也变得空荡荡的。去哪里找年味儿?只能寄希望于北京春节的传统习俗—庙会了。

  顾名思义,庙会就是在寺庙附近聚会,进行祭神、娱乐和购物活动,所以被很多学者称为民俗的活化石和独具中国特色的狂欢节。苏州市金阊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郁伟民介绍说,苏州轧神仙庙会历经800余年仍保持着传统样式和道教在民间的基本形态,每年有近百万人参加,几乎每个苏州人都要在庙会期间来挤一挤、轧一轧,祭祀祈福,买到的花和糕都被称为神仙花和神仙糕,表达了广大民众对幸福美好生活的追求。

图片 1

  然而,在谁要拜年谁是老封建的形势下,庙会在解放后曾一度消失,直到1985年由北京市东城区率先举办了第一届地坛春节文化庙会,开创了全国大规模举办春节庙会的先河。中国民协顾问赵书说,如今在北京过春节,除了有地坛、白云观、厂甸、龙潭湖等传统庙会外,在颐和园、天坛、大观园还有大大小小庙会近20家。除了传统庙会,现在还有室内庙会与洋庙会。和过去相比,现在庙会的卫生条件得到了改善,安全性也有基本的保障,文艺活动也有所丰富。

△大年初一,人潮涌动的厂甸庙会。图/罗燕

  不过,目前的庙会多为公园展览式的静态庙会,还应当提倡一种行进式的庙会,只有这样才能造成大的文化景观。尽管没有门票收入,但男女老少都可以参与进来,其隐性收入和提升城市活力方面是难以估量的,特别是在人们普遍感到孤独的现代城市社会里更是不可或缺。作为一项与当下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大型文化活动,中国民协节庆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萧放认为,庙会活动应当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进步和政府服务功能的发展,不断推出能够满足群众消费需求的创新型文化产品。他建议,庙会活动要创新,既要挖掘传统民俗内容,也要加入现代时尚元素;要开发现代光电技术,打破传统材质局限,实现创意与技术的结合,达到古代所不能的奇幻效果。

文化韵味浓

  专家认为,庙会的形成与商品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当前民族文化的复兴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为庙会发展提供了两大动力。前不久,地坛庙会一个摊位拍出了30万元的高价,更是显露了无限商机。不过,从古至今,庙会都是一个地区的公共活动场所,商人、艺人和民众在这里会合,祭神、演出、做生意,所以,在考虑成本的同时,政府和企业应该更多地关注社会公益,不能抓了经济丢了文化。庙会不同于展销会、美食节,庙会之所以被称为庙会,就含有对某种价值观念的推崇。民俗专家胡小伟说,在古代,违反行业道德的商人会被罚演关公戏,为的是在商界弘扬关公的信与义,而我们今天有些庙会太强调商业了,吸金再多,却没有保存和传达更多的文化价值。(来源:中国艺术报)

对于很多老北京人来说,逛庙会和年夜饭一样,是春节的必备节目。而对于新北京人及游客来说,逛庙会是感受北京年味儿少有的一种方式。

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各大庙会的人气都很旺。据北京市旅游委统计,地坛、龙潭春节文化庙会从正月初一至初五共接待中外游客170.1万人次,厂甸庙会共接待游客21.8万人次。

张文林是书法爱好者,大年初一,他撺掇着家人一起去逛厂甸庙会,至于为什么,张文林认为厂甸庙会在琉璃厂办的,各种文化、书法、绘画元素会更符合自己胃口。厂甸庙会是北京最早的庙会之一,拥有上百年的历史,曾是京城男女老幼春节期间争相光顾的场所。今年的厂甸庙会没有设置陶然亭公园民俗区,重新回归琉璃厂文市区,主打文化体验牌。走到虎坊桥路口,便看到志愿者举着喇叭反复提醒:“厂甸庙会是文化庙会,没有小吃和商品摊位。”

庙会上推出了年画展、书法家现场写福字、版画制作等文化活动,很多老北京人到这里来寻找“儿时的记忆”—买春联,写“福”字。大年初一的早晨,琉璃厂的街道上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两侧的店铺全都开门营业,售卖书画的销售员有板有眼地唱起了戏剧,引起一阵阵叫好声。

“到底是北京的庙会,文化韵味足,在别的地方很少看到。”张文林在书法家写字的现场、文墨店铺流连忘返,但同行的老伴有些不满,“太没烟火气了,连个点心都找不到。”

老北京的记忆

为了让老伴满意,张文林一家正月初二又去了地坛庙会。地坛公园内,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片红火景象,鼓乐欢歌声远远地就能听到。

今年地坛庙会推出了仿清祭地表演、优秀民间花会展演、天津曲艺、河北杂技等特色传统文化演出,汇集了南北各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艺品、风味小吃和各类年货。庙会上踩高跷、歌舞等节目吸引了很多游客,把舞台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到处都能看到孩子们骑在家人的肩膀上新奇地张望。

仿清祭地仪式上午9点开始,在“文武百官”“侍卫仪仗”拥护下,身着祭祀盛装的“皇帝”缓步登上方泽坛,严格按照乾隆年间史书所记载程序举行祭地仪式,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

这里热闹的还有美食和杂货区。便宜坊、都一处、
护国寺小吃等北京老字号也进驻地坛庙会,卖炸灌肠、铁板鱿鱼和羊肉串的摊位飘出香味,很多游客“逛一路,吃一路”。

杂货区售卖的五彩灯笼、翻花、鸽哨、风车等老北京传统手工艺品也受到游客的青睐。“风车转转送吉祥,来庙会是一定要买的。”40岁的丁涛在庙会上给孩子买了一个风车,他在北京长大,至今还记得自己小时候逛庙会的兴奋,“逛了庙会才算过了年!”他喜欢地坛这样的传统庙会,既能“看会”,又能“吃会”,还能买一堆年景杂物。

今年,地坛庙会的北京年轮影像展也吸引了很多人,展现了旧日的北京风貌,也定格了老百姓在大时代里的小日子。老北京人在这里能勾起对过去的回忆,外地人则从这里直观地了解北京的变化。

图片 2

△地坛庙会,大红灯笼高高挂。图/魏紫钰

庙会新气象

相对于传统庙会,今年北京朝阳公园、石景山游乐园推出了“洋庙会”,为“北京庙会圈”增添了新气象。

朝阳公园已经连续15年举办“国际风情节”。今年公园邀请了英国、荷兰、波兰等国的街头艺术家进行巡回表演,钢铁侠、狼人、女巫等形象的表演者在游客中间巡游,与游客“零距离”互动,不时引来一阵阵欢呼。

另外,还有由西班牙、法国、比利时等多国音乐家组成的超新星乐队—伦巴瑞斯塔乐队,以及来自希腊、罗马尼亚等国的民族舞团,带来一场场充满异域风情的演出。

诱人的当然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小吃味道很正,不少摊主是外国人。”朱敏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她家住在朝阳区,选择朝阳公园的庙会,主要是因为离得近。虽然她觉得这样的国际风情节已经不太像庙会,但逛完了还是有些惊喜。

从千年古都到国际大都市,北京的庙会注定要随着北京的发展而变化。近年来,北京庙会中的国际元素、新兴事物越来越多,各种文化交流融合,形成一场场春节盛宴,增添了北京的年味。

“庙会要是再多一些就更好了。”朱敏说,她感觉没有逛够,但太远的地方又不想去,“希望能多设一些小型庙会,让人有空就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