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余件明清古典美衣及饰品亮相 一览中国服饰之美

图片 12

图片 1图为毕红个人收藏的古典美衣
摄影:李元梅

图片 2

乾隆皇帝是中国历史上掌权时间最长的皇帝,也是一位雄图大略、颇有作为的皇帝,对于清朝统治全盛局面的形成和中国疆域版图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作用。他同时又是一位有着深厚汉文化传统素养的帝王,重视文化事业,毕生致力于文物的收藏。这种收藏又与他对文物的鉴赏、整理、弘传及自己的艺术创作结合在一起,显现了他儒雅的生活情趣。

中国西藏网讯
“铺翠冠华,燃金雪柳,簇带争济楚。雍富彩锦,百蝶穿花,丝缕乱锦绣。”清代皇家服饰,既融入了满族的骑射文化元素,又借鉴吸收了传统服饰文化中的色彩与纹饰等精髓,其中,不乏佛教文化元素的风采。

毕红古典美衣收藏专题展现场杜洋 摄

《是一是二图》:收藏热中的宫廷与社会

图片 3

中新网北京6月5日电一场关于服饰文化交流的专题活动——毕红古典美衣收藏专题展5日在京举行。

对于源远流长的皇室收藏来说,它不仅是一笔宜子孙的宝贵财富,也不只是供皇帝个人赏玩的珍稀艺术品,更重要的是这些藏品所具有的政治与文化的象征意义。中国历代宫廷都有收藏文物的传统,清代此风尤盛,特别是乾隆时期,闳富的宫廷收藏达到封建时代的顶峰,成为中华历史文化的实物见证与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近日,在第四届黄寺论坛上,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毕红,身着一袭有着两百余年历史风格的古典美衣,从“皇家服饰里的佛教文化元素”视角,阐述了中华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的历史渊源。图为毕红作演讲。

此次展览主题为“锦绣藏珍”,着名古典美衣收藏家毕红从纹样、面料、刺绣、做工等方面入手,从上千件服饰藏品中精选出60余件古典美衣及饰品,将跨越时空的中国服饰之美展现在公众面前。

考察乾隆时期宫中收藏的盛况,应注意到清代前期、中期文化建设与学术发展的一些特征。王国维在谈到清代学术时说:国初之学大,乾嘉之学精,而道咸以来之学新。
这种大与精的结合,使清代文化艺术发展具有总结性,即集传统之大成的潮流。所谓集大成
,从本质上讲是对传统的全面整理和总结。如在文化学术方面, 《康熙字典》
《佩文韵府》 《古今图书集成》
《四库全书》等的编修;在美术方面,如《清工部工程做法》集历代建筑之大成,苑囿离宫集公私、南北园林之大成,景德镇官窑集历代制瓷之大成,造办处诸作集历代特种工艺之大成等;内府庋藏,至乾隆朝而极盛大备。

图片 4

图片 5

这种总结又与清代文化的复古潮流相关联。清政府高度认同汉民族的封建文化,一切仿古制行之
。在这种以古雅为美的审美风潮中,对古代文物的收集和珍藏是一个突出的表现。
《清稗类钞》中有《鉴赏类》
,收录了无数清人喜好古董的故事。这种好古之风,更充分体现在清代的仿古瓷器中。

图为毕红演讲展示的清朝璎珞衣,是密教用骨做装饰的一种法衣。衣分五彩,白、蓝、黄、红、绿,分别代表五方佛之中央毗卢佛、东方阿閦佛、南方宝生佛、西方阿弥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图中文物为故宫藏品)

毕红古典美衣收藏专题展现场 杜洋 摄

《是一是二图》为故宫藏画。图绘乾隆皇帝身着汉人服饰,正坐榻上,观赏皇家收藏的各种器物。其身后点缀室内环境的山水画屏风上,悬挂一幅与榻上所坐乾隆皇帝容颜一样的画像。上有乾隆皇帝御题: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长春书屋偶笔。

图片 6

服饰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历史发展和社会时尚嬗替的标志之一。在长期的社会实践和文化交流过程中,中国人以聪明才智和超群技艺,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服饰艺术。毕红通过收藏,对中国古代服饰制度的沿革与当时社会物质生活、时尚变迁和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对中华民族传统服饰艺术形成了独到的见解。

图中乾隆皇帝的画像具有肖像画特点,约40余岁,面部刻画细致传神,表现出他睿智而自信的神态。书房中有一组古物,左上角的古铜器新莽嘉量
,为王莽在创立新朝时所颁的度量衡标准。高置方几之上的是明宣德青花蓝查体出戟梵文盖罐,侍童手执明永乐青花缠枝文藏草瓶,圆桌上置有明永乐青花双耳扁瓶及明宣德青花凤穿花纹罐等。通过这幅图画,可见乾隆皇帝对古物的痴迷,也可见那个朝代互动于宫廷与民间的复古之风。

图为毕红演讲展示的《乾隆皇帝佛装像唐卡》。图中,乾隆皇帝身着红色袈裟,头戴黄色班智达帽,结跏趺坐。莲花座下有藏文,大意是“文殊菩萨化身,大德法王”。类似这样的“自画像”不仅表明乾隆对藏传佛教的尊崇,也表明了他本人的宗教信仰。(图中文物为故宫藏品)

图片 7

三希堂与四美具:收藏的巅峰

图片 8

古典美衣收藏家毕红向来宾讲解 杜洋 摄

故宫文物的来源渠道主要有:承袭前朝皇室的收藏、清宫制作、新的收藏与征集、查抄没收物品。访书与刻书、抄书,也是重要来源渠道之一。清宫藏书是以明代皇室遗存为基础,经过数百年的访求、编刻、缮写,收藏了大量的珍贵图籍,超越以前各代。

图为毕红演讲展示的清乾隆时期的片金袈裟。黄色绸地,红色织金缎宽边,以米珠穿缀为十字金刚杵图案,丝缀彩云。此袈裟非实用,在清宫中主要用来包裹藏传佛教的金铜佛像。(图中文物为故宫藏品)

明清时期的传统服装、首饰品种丰富,美不胜收。中国的织绣艺术,在明清时期更是达到鼎盛。服饰制作精致,工艺精湛,充分发挥了纺织工匠的想象力、创作力和艺术活力。服饰的款式、材料、色彩、图案、工艺等,蕴含了深厚的文化内涵和民族精神,体现了卓越的服饰技艺、深沉的精神追求和独特的审美意识。

图片 9

毕红坦言,留存着数百年时光记忆、凝结着中国传统服饰之美的古典美衣让她深深着迷。自1997年接触古典美衣收藏以来,毕红收藏了近千件明清时期的服装,其中包括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使用的礼服,名门望族、大户人家的华服以及普通百姓日常起居的衣衫。四季衣衫不同,件件皆具风情。

演讲中,毕红以清朝皇室服饰为切入点,深入剖析了璎珞衣、片金佛衣、饰品以及各类佛教标志性图示纹样背后的宗教寓意及文化内涵。图为毕红做演讲。

图片 10

图片 11

古典美衣收藏家毕红向来宾讲解 杜洋 摄

衣冠,自从摆脱了蔽体御寒的原始属性后,就已经成为一个民族最外在的文化表征,蕴纳着深邃而多元的文化内涵。以皇帝后妃为主体的清代皇家服饰,包括礼服、吉服、常服、行服、便服等在不同场合穿着的各种服饰。图为毕红做演讲,摄影:李元梅。

在她看来,每一件古典美衣都是民族的瑰宝。透过欣赏古典衣裳之美,可以看到古代社会生活、经济产业、民风民俗在服饰时尚领域的投影,进而加深对中式美学的理解。

图片 12

身为北京服装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客座教授的毕红,从古典美衣的保护者、收藏家,跨界到时尚设计师、品牌主理人,她说自己的课题是如何将古典审美与当代审美有机的结合起来,使服饰既典雅高贵又具有现代自由的精神。

毕红总结道,佛教对中国传统服饰文化,尤其是清朝皇室服饰文化的影响,早已超越了表层符号的意义,而深化为一种观念、一种审美。图为参会嘉宾现场研究交流古典美衣,摄影:李元梅。(中国西藏网
记者/李元梅)